《孔圣枕中记真本》

古书:《枕中记》(孔圣真本)或《孔圣枕中记》。是一本托名孔子所著的预测未来的著作。全书以六十年一甲子为系列逐年进行预测。具体成书年代不详,目前见到的早期版本有同治、光绪及民国版本。

《孔圣枕中记真本》原序

昔秦始皇无道,登基十有余年,焚书坑儒,以愚黔首。巡幸至鲁,毁孔子宅,壁间现出一碑。记云:后世一小儿自称秦始皇,焚吾书、坑吾儒、毁吾墙、破吾宅、覆吾床、颠倒吾衣裳,行至沙坵而亡。始皇见之大惊,又于床头得一石匣,封固甚牢,剖而视之,藏书三册。题曰《孔圣枕中秘记》,中载孔老问答一百八十甲子吉凶休咎、耕种早晚、年岁丰凶,过去未来之占有,一切无不应验如神。爰是重修其宅、祭祀其墓、敬奉其书。而去,后果崩于沙坵。二世嗣立,李斯、赵高朋比为奸,废胡立婴。楚汉兵起,高祖先至咸阳。子婴出降,谋臣张子房收得此书。后天下平定,子房从赤松子游,辟谷仙去,遗书于后世。张道陵得之,世藏龙虎山天师府,人不闻知。迄我清朝咸丰初立,天下混乱。道人潜发婆心,请命于天师,将此抄录行世,以救劫运。有缘遇着,无缘错过。惟冀八方安阜,五谷丰登,人民胤遂,帝道遐昌。恨伴侣未得真本记,其大略妄逞臆见,字廖句差,混淆颠倒,贻误世人,伊谁之咎?兹特出其真本,附诸剞厥之谷黎,校正无讹。有得之者,宝之、秘之,非人勿云。

大清(光绪六年)同治二十年姑洗月谷旦 云水道人 稽首顿首谨志 

※大清同治只有十三年,同治二十年换算过来也是光绪七年,存疑。

《孔圣枕中记真本》


《孔圣枕中记》真本

孔圣,鲁曲阜昌平乡阙里人也。其先世为殷汤之后,周武王克殷,奄有天下。封微子启于宋,以奉汤祀。启无子,后仲衍之子稽嗣之。稽生丁公申,申生缗公共及炀公熙,熙生弗父何,何逊国于弟,厉公方祀弗父何,生宋父周,周生世父胜,胜生正考父,世为宋卿,佐载武宣三公。考父生孔父嘉,嘉于国为五世亲尽别为公族,遂以孔为氏。嘉生木金父,木金父生夷,夷生防叔,世有明得。防叔避华氏祸出奔于鲁,生伯夏,伯更生叔娘在多吧大天娶施氏生九女无子,其亲生一子以足疾。更娶颜氏征在于尼丘,是夜征在梦避大坡,有使者云:黑帝召见。遂往见。帝曰:汝有圣子,若产必于空桑。觉而有娠。一日异香满室,有五老人降于押一麟,向征在而伏。口吐玉尺,上有刻文曰:“小精之于继,衰周而未主。”征在知其异,以诱其南而去。

怀十一月将产。征在闻有地名空桑,若乎匕回南山有古窦,俗呼空桑。乃推卧具于中。其夜有二苍龙自天而降,守山房之左右,又有二神女擎香露于密中,以沐征在。闻钓天乐畜不绝,良久乃止,遂诞圣古门中。忽清泉涌出,自然温暖,浴毕即涸。时周灵王二十年,己酉岁九月十五日丙辰日也。生有异质,凡四十八,表顶门状如寰宇。纥曰:此子首类尼丘,秉尼山之灵也,因命名丘字仲尼。

孔子天生至圣,德秉中和,仪表异征,幼而神明。生三岁而父卒,嬉戏即皇俎豆。少知好学,师事项橐,贯通□典,广询博访,得二帝三王之道。声名大噪,

远近悉称为圣人,四方学者从之如云,有三千徒众,七十二贤人。孟僖子将卒,嘱其子何忌与南宫适往而受学。一日谓适等曰:闻周柱下史伯阳父李老聃通礼乐之原、明道德之归,则吾师也。今将往见。适言于鲁君,赐之车马仪从与适等俱至周。先使子贡往,既见而犹未言。

老子曰:子之师孔丘使相从我三年,而后乃可教焉。

子贡返,述其言。始执贽进见,老子待以宾礼。子越席而座,越冲击活满席也。

适等侍于侧,孔子再拜问曰:直闻天之生人,乃万物之类各有奇偶,气分不同,而凡人莫知其情,惟达观若能识本原,幸明示我。

老子曰:天一,地二,人三;三三而九,九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数十,故人十月而生。 八九七十二,偶以承奇,奇主辰,辰主月,月主马,故马十二月而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狗,故狗三月而生。六九五十四,四主时;时主豕;故豕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五主音,音主猿,故猿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律主禽鹿,故禽鹿六月而生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主虎,故虎七月而生。二九十八,八主风,风主虫,故虫八日化也。其余各以其类。鸟鱼皆生于阴而属于阳;故鸟鱼皆卵;鱼游于水,鸟飞于云。故仲夏则鹰化为鸠,季春则田鼠化为鴽,季秋则雉入大水化为蜃,孟冬则燕雀入于海,化而为蛤。万物之性各异类:故蚕食而不饮,蝉饮而不食,蜉蝣不饮不食,朝生暮死,介鳞夏食冬蛰。龁吞者八窍而卵生;咀嚾者九窍而胎生。四足者无羽翼,戴角者无上齿。无角者膏而无前齿,有角者脂而无后齿。昼生者类父,夜生者类母。是以至阳生牡,至阴生牝,其性理然也。

人生禀出得之变,具二气之象、八卦之位,而有此真。心藏火,肝藏木,肺藏金,肾藏水,脾藏土。天数五,故两手指俱五数;地数五,故两足趾最五数。中指象夏,夏日长,故中指亦长;小指象冬,冬日短,故小指短;食指象春,无名指象秋,春秋二分,昼夜平均;彼二指相配,大指象四季,以贯四时,故大指兼摄四指。发象火,火火上,故发上出。眉象木,木曲直,故眉横列直生。髭象水,水洞下,故髭下垂春角亁。腹象巽,足象震,耳象坎,目象离,手象艮,口象兑,心中七窍象北斗七星,身八万四千无名小星。大肠象四渎,小肠象九江,肚脾象大海,头顶象山林,幽门象海底。额象南岳,领象北岳,左观象东岳,右观象西岳,鼻准象中岳。左眼象日,右眼象月,皮肉象土,骨肌象古,脉络象地。中漕溪前为阳,后为阴;左为阳,右为阴;外为阳,内为阴;上为阳,下为阴;气为阳,血为阴。大较如此细推无窍,古曰:天北之性,人万贵;万物之生,人最灵也。

孔子曰:敢问礼乐之流可得闻乎?

老子曰:天高地下,万物散殊,而礼制行矣。流而不息,合同而化,而乐兴也。春作夏长,仁也;秋敛冬藏,义也。仁近于乐,义近于礼。乐者敦和,率神而从天;礼者辨宜,居鬼而从地。圣人作乐以应天,制礼以配地。礼乐明备,天地官矣。

则贵贱等;乐文同,则上下和。大乐与天地同和,大礼与天地同节。和,故百物不失;节,故祀天祭地。明则有礼乐,幽则有鬼神。如此,则四海之内合敬同爱矣。

王者功成作乐,治定制礼。其功大者其乐备,其治辨者其礼具。干戚之舞,非备乐也;亨孰而祀,非达礼也。五帝殊时,不相沿乐;三王异世,不相袭礼。乐极则忧,礼粗则偏。乐胜则流,礼胜则离。合情饰貌者,礼乐之事也。礼义立,

故礼主其减,乐主其盈。礼减而进,以进为文;乐盈而反,以反为文。礼减而不进则销,乐盈而不反则放。故礼有报而乐有反,礼得其报则乐,乐得其反则安。

礼乐不可斯须去身。致乐以治心, 则易直子谅之心,油然生矣;致礼以治躬,则庄敬,庄敬则严威。心中斯须不和不乐,而鄙诈之心入之矣;外貌不庄不敬,而慢易之心入之矣。故乐动于内,礼发于外。乐极和,礼极顺。内和而外顺,则民瞻其颜色而弗与争,望其容貌而慢易化。

乐者为同,礼者为异。同则相亲,异则相敬。乐者,异文合爱者也;礼者, 殊事合 敬者也。天地合礼,作礼明于天地,然后能兴礼乐。故钟、 鼔 、管、磬、 羽、 蘥 、干、戚,乐之器也;屈、伸、俯、 仰 、缀、兆、舒、疾,乐之文也。 簠、 簋、俎、 豆、制度、 文章,祀之器也;升降、上下、周旋、袭、裼,礼之文也。 论伦无患,乐之情也;欣喜欢爱,乐之官也。中正无邪,礼之质也;庄敬恭顺,礼之制也。若夫礼乐之施于金石,越于声音,用于宗庙社稷,事乎山川鬼神,则此所与民同也。

乐由中出, 礼自外作。 乐由中出故静, 礼自外作故文。 大乐必易, 大礼必简。 乐至则无怨,礼至则不争。揖让而治天下者,礼乐之谓也。

暴民不作,诸侯宾服,兵革不试,五刑不用,百姓无患,天子不怒,如此则乐达矣。合父子之亲,明长幼之序,以敬四海之内,天子如此,则礼行矣。

夫土敝则草禾不长, 水烦则鱼鳖不大, 气衰则生物不遂,世乱则礼慝而乐淫。 是故其声衰而不庄,乐而不安。 慢易以犯节, 流湎以忘本。 广则容奸,狭则思欲。 感条畅 之气,灭平和之德,是以君子贱之也。

是故君子反情以和其志,比类以成其行。奸声乱色,不留聪明;淫乐慝礼,不接心术;惰慢邪僻之气,不设于身体。使耳、目、鼻、口、心知百体皆由顺正 以行其义。然后发以声音,而文以琴瑟,动以干戚,饰以羽旄,从以箫管,奋至德之光,动四气之和,以著万物之理。

是故清明象天,广大象地,始终象四时,周还象风雨。五色成文而不乱,八风从律而不奸,百度得数而有常,小大相成,终始相生,倡和清浊,迭相为经。 故乐行而伦清,耳目聪明,血气和平,移风易俗,天下皆宁。

是故大人举礼乐,则天地将为昭焉。天地欣和,阴阳相得,煦妪覆育万物。 然后草木茂,区萌达,羽翼奋,角觡生,蛰虫昭苏,羽者妪伏,毛者孕鬻,胎生者不殰,而卵生者不殈,则乐之道归焉耳。

孔子曰:礼乐之用大也。丘谨受教不敢忘。

再拜退,命适荨书于策。

翌日,孔子覆再拜请曰:人物只生礼乐之厚,既闻命矣。丘闻之,礼时为大帝主敬授,人时作论成易。凡耕种早晚、年岁丰离可得而预置知乎?

老子曰:天地初分,乾坤交泰。大桡作甲子,※容成制历,大桡作甲子。《尚书正义》:二人皆黄帝之臣。尧帝置闰月。春夏秋冬,四时八节。二十四气,七十二候。昼夜寒署,一阴一阳。循环运转,不能一致。是以,人民禀天地之性,而有智愚贤否、贫富贵贱之不同。

六十甲子,有休有祥。

上元甲子为第一天尊古佛出世,或是金仙变化,或是菩萨现身。八方安阜,五毂丰收;中元甲子最兴旺,城市乡村俱淡荡,万取物件不值钱,人民同爱太平象;下元甲子人民多横逆,五毂宜早种,晚禾不结子,树叶被虫吃,耕夫返乡里。只见埋新土,处处闻哭泣,男子似倒悬,高低看晚田,女子多疾厄,冬来雪满天。

但看每年正月:初一二逢卯,其年大水,田土少收,夏旱四十日;初三四逢卯,天熟全收;初五六逢卯,田禾宜迟,夏有洪水,秋旱二十日;初七八逢卯,山崩地裂;初九十逢卯,谷不全收,人民饥荒,各有方向;十一十二逢卯,耕夫辛苦,枉费人力。元日逢戊寅蚕丝贵,逢丙寅毂米贵,逢甲寅人贱米贵,逢庚寅金钱贵,逢壬寅丝绵贵,毂平收,人民有病。逢甲大吉,逢乙粟麦贵,逢丙有二十四贵,逢丁棉花贵,逢辛丝麻贵,逢壬豆麦贵,逢癸米谷贵。

又看每年元旦日,东方黑云春雨多,南方黑云夏雨多,西方黑云秋雨多,北方黑云冬雨多。赤云主旱白云凶,青云虫蝗黄云丰。丑时西方起黄云,其年收成甚丰享。半夜无风云,人民享安宁。元日至午无风云雨宜早禾,自午至晚无风云雨宜晚禾。一日无风大有收,一日狂风田中落。立春日属金,耕夫有灾坉,五谷只收半。属木风大行,属火多炎热,土水具丰盈。元日逢立春,五谷庆丰登。元日值雨水,棉谷贵如金。一日得甲为上岁,三日得甲为中岁,五日得甲为下岁。一日得辰雨多,二日得辰风多,三日得辰雨晴匀,四日得辰七分收,五日得辰岁大谂,六日得辰荞麦茂,七日得辰水损田,八日得辰旱潦兼,九日得辰夏大水,十日得辰早禾收,十一日得辰五谷不熟,十二日得辰冬多霜雪。月内得三子蚕桑盛,得三卯豆菓盛,得三巳主小旱,得三午主大旱,得三亥主大水。阴阳一气先,造化总由天。但看立春日,甲乙是丰年,丙丁遭大旱,戊已损田园,庚辛人不静,壬癸水溢川,晴明无风雨,物阜万民安。

二月:朔日逢惊蛰,虫蝗纷纷起。朔日值春分,年岁必伤损。先社而后分,五谷仍可登。先分而后社,五谷恐难结。上旬发雷春多寒,中旬发雷禾有险,下旬发雷虫蝗兼。

三月朔日起大风,民病百木多生虫。初七十六南风旱,北风主雨年必丰。甲子庚辰辛巳日,若遇雷鸣蝗尽死。

四月朔日下洪雨,民家服之多病疫,百虫自凡生,井泉干无滴。二日雨,泽无鱼。三日雨,蚕桑宜。四日雨,变沟渠。五日雨,农工足。六日雨,坏墙屋。七日雨,决堤防。八日雨,乘舟行。辰日雨,百虫生。未日雨,百虫死。四月二十分小龙,五月二十分大龙。晴多主旱分懒龙,雨多主水,分健龙。

五月大,种豆莫先下;五月小,种秋不宜早。朔日值芒种,六畜有灾凶。朔日值夏至,米贵人民饥。夏至在端阳,人民泪两行。夏至端阳前,坐定种田年。 若是日暖夜来寒,只怕江湖也防干。

六月雷不鸣,人病虫蝗生。朔日值小暑,山崩河水溢。朔日值大暑,民病年不饥。三伏不热,五谷不结。六月无蝇,百谷咸登。

七月风雨雹,定难收早禾。立春有雷鸣,晚禾好收成。

八月得满斗,年中庆大有。月内有三卯,秋禾处处早。八月雷乍鸣,盗贼起纷纷。白露雨犯万物伤,五谷沾之尽白□。秋分白云似群羊,定主来年大吉昌。 中秋雨如注, 来岁低田熟。 月内多风雨, 牛贵麦价起。 甲申乙酉雨, 更防谷价起。分在社前,斗米斗钱。分在社后,斗米斗豆。秋社雨兼风,定主来岁丰。重阳有雨 大,有米不滑脱。

九月朔日值寒露,一冬寒凝来岁热。若是朔日值霜降,一冬多雨来岁荒。

立冬雷鸣主大灾,人受灾殃五谷空。小雪见雪雪盈尺,来岁丰收笑弯眉。小雪若在朔日內,东风米贱西风贵。

大雪冬至值塑日,定主灾殃不须疑。

十二月间雷声鸣,来年水旱定不匀。十二月间雨暴作,来年秋后防损禾。腊前若有 三番雪,豆麦齐收虫死绝。

春甲子雨,撑船入市。夏甲子雨,赤地千里。秋甲子雨,木苗生耳。冬甲子雨,雪飞不止。

春丙旸旸,无水下秧。夏丙旸旸,干断长江。秋丙旸旸,干谷上仓。冬丙旸 旸,无 雪无霜。

三月朔后无风雨,禾苗丰收蚕不宜。四月初八大风雨,其年大旱四十日。五月初五大风雨,定主丰年不须疑。六月初六大风雨,大旱二十五日止。八月初八大风雨,半季有收君须记。九月初九大风雨,来岁全收万物齐。

春夏西北风,夏来雨不从。秋冬西北风,天光晴穹窿。秋冬东南风,雨下不相逢。春夏东南风,不必问天公。

月晕有风,必扬大风。铁在何方,风起可方。目设色红,非雨即风。

星光闪闪,必定风狂。海砂云起,风潮不爽。日暮暴风,夜起大张。

云风急起,愈起必雨。云如东形,大主风声。云下四野,如雾如烟。

名曰风花,是有风天。东北无云,日出渐明。将暮无云,明日天晴。

清辰海云,风雨时辰。风静热蒸,云与雨淋。东云吹西,当下雨临。

即时异云,己竿不晴。早云敝山,雨落辰间。卯云欺日,阴雨之天。

云随风寸,寸由云退。云封风行,转时日鲜。日落云接,风雨必添。

云布满山,云如绵绵。干上云与,风雨不停。西北云布,雷雨动声。

云形鱼鳞,风而堪惊。东不内晚,夜愁过酉。乱云绞顶,风云凄凄。

风送其云,云去天清。日出红云,当日雨霖。日没红云,难定雨晴。

五鼓忽雨,日中必晴。卒然有雨,不久必晴。久雨黑云,忽然光明。

必主大雨,晏雨难晴。雨怕黄昏,下到天明。月悬如宫,少雨多风。

月如仰瓦,不求白下。

云走东,一场空,云走西,披蓑衣,云走南,水潭潭,云走北,好晒麦。日出早,雨淋恼,日出晏,晒煞南来雁。东方起青云,甲乙雨淋淋;南方起赤云,丙丁日雨淋;西方起白云,庚辛雨不停,北方起黑云,壬癸雨漫汀。

故均中元甲子之占验也。

孔子曰:转到下元甲子,其年若何?

老子曰:六十甲子, 转到末劫之年,须回避修福,始能化凶为吉。 若不信者,转于恶道,万死一生。

但看每年东方内有一星,大如鸡子,其色纯纪,当放霞光。后有二星,如日如月,东起两落,故星一出,乾坤透,八表俱明,二流夥四明昏暗,天地不合,岁时不还,五谷不熟,山崩地裂,河水溢。乃龙蛇交会,末劫之年也。 当此这时,灾祸横生,六贼尽起,赤子固穷,贤人伤到。

孔子曰:当此灾祸,何以救之?

老子曰:前后末劫,变乱多端,难以救援。日月不以,北斗不见,天摇地动,山崩行沸,桃李杏梅,结豆结刀。盗贼繁生,干戈不息。处处兴兵动马,人人妻离子散。南北不通,城门常闭,男子遭杀,女子被掳。男女混乱,不论尊卑。饥荒连年,疾病甚多,灾害无穷。惟有改恶,善自性自,覆睚救自。善者保全,恶者尽没。

孔子闻说长叹而悲、洒泪。而老子曰:此 ....................... 人。

樊迟请学稼,孔子以大人之知,事斯之。但曰:吾不如老农老圃。 ※ 樊迟请学稼。子曰:“吾不如老农。”请学为圃。曰:“吾不如老圃。”樊迟出,子曰:“小人哉!樊须也!上好礼,则民莫敢不敬。上好义,则民莫敢不服。上好信,则民莫敢不用情。夫如是, 则四方之民襁负其子而至矣,焉用稼?”(《论语·子路》 )

而子张问十世可知,子言继周而百世可知者,非虚语也。 ※ 子张问:“十世可知 也?”子曰:殷因于夏礼,所损益可知也;周因于殷礼,所损益可知也。其或继周者,虽百世,可知也。” (《论语·为政》 )

及孔子没,子贡筑室于场。独居之年,并推下元六十甲子岁占,附之藏于石通罡诸床阅枕,问以俟后验。

下元六十甲子岁占

甲子好丰年,五谷可全收,溪门水不涸,秋冬田未干,白鹤土中卧,黄龙山上眠,草麻处处盛,粟麦方方鲜。

子贡曰:天爷赐予丰年,惠爱施民,游于化日光天之世,正好利物济人,广布功德以答天眷。

乙丑疾痛起,无分乡市间,高田宜早种,晚禾七分全,桑叶初生贵,三眠不值钱,六畜多伤损,半忧半喜年。

子贡曰:是年吉趋于凶,雨泽愆斯,更有瘟疾流行城乡,传染人民,宜悔过迁善以图自新,宜当广施药材补天地生成之缺。

丙寅虎下山,鱼行人路边,春日多雨水,斗东值贯钱,夏月须防旱,秋收雨绵绵,早种六分收,晚禾不周全。

子贡曰:水方盛继以旱干,谷米价昂,人可食鲜,可以保富裕者预宜开塘作堰,以佣旱潦贵耀以济贫,方能上合天心。

丁卯雨水全,秋冬旱涝兼,楚宋苗稼少,饥饿在鲁燕,齐秦多粟麦,荆蜀好丝棉,人民皆顺利,六畜满山眠。

子贡曰:人民有善、有不善,故雨水择地而降,丰凶各有不同也,各宜改过自新,促春裨年秋各报赛至诚感格,以期同享可也。

戊辰雨涟涟,夏月防旱干,五谷收得半,疾病多熬煎,地好宜种粟,莫云开荒田,六畜灾瘴死,六畜出角年。

子贡曰:春雨夏旱,各宜开塘作堰,早蓄水源,此事当未雨而绸缪,勿临渴而掘井可也,四时不正元气瘴,珍贻殃尤,必广施药材以起残。

己巳好收成,百事亦半亦,半享多济振,秋冬仓库盈,多种天仙草,黎民尽欢情,岁里逢蛇出,同声贺太平。

子贡曰:白天降康, 丰年穰穰, 为善有咨矣。人民若不上体天心, 时行方便, 广种福田,又将蕴利生孽,宜多藏厚亡之祸,其能免乎?

庚午雨水多,四季有湿波,白鹤飞溪涧,鱼鳖上山坡,早禾略收半,晚稻伤如何,人民多啾啷,懒唱太平歌。

子贡曰:水方盛,雨水方盛,亦天之所以降罚于民也,其开导厚野,修利阳防处,尤宜悔过迁善,去私存公,休恤僮柏租色役可也。

辛未有干旱,田禾出蝗压,六畜灾瘴死,人民沿村散,夏秋洪水溢,冬日霜雪满,饿弃总堪怜,蚕桑免忧患。

子贡曰:人心变于下,天道反其常,水火散于四方,幼者弃之道路,亦可哀矣,惟损用减食,煮粥济贫,以免造化。

壬申雨水周,田禾九分收,六畜有实患,人发可无忧,粟麦般般有,豆麻处处收,高低皆丰稔,蚕妇桑叶稠。

子贡曰:会孙之稼,如茨如粱,会孙之庚,如民如京,切宜岁时极赛,答谢彼苍,尤当广布功德,扩充善量,上以默结天心,下以保全民命,如此则将受朔民矣。

癸酉雨水多,鱼鳖上山坡,早禾收得半,晚禾差不多,豆麦哈哈笑,乌金没奈何,盗贼纷纷起,山中出妖魔。

子贡曰:天作淫雨害于粟,盛汤水泛溢,居民昏以致盗贼业生,妖魔出现,虽天为之,抑人自取,乃宜迁善悔过,去私存公,开导原野,修利堤防可也。

甲戌颇有详,田禾得半边,五谷有虫蝗,六畜不周全,有民多瘟疫,老少不安然,蚕桑处处好,豆麻方方鲜。

子贡曰:半忧半喜,悔吝之道也。虫蝗四起,瘟疫连村,奈之何哉!惟宜悔过自新,行时时之方便,作种种之阴功,庶可挽回造化。

乙亥有水灾,夏习普皆然,秋冬恶风打,五谷不值钱,楚淮尤水淹,燕吴禾粟全,六畜有病患,人民可得安。

子贡曰:洪水之后,继以恶风,是天降灾异以警醒愚顽者也,急宜早自修省,改过迁善,并凛三风十愆之戒,寻六行九德之修,勉之可矣。

丙子枉种田,春来雨绵绵,粟麦虽茂盛,逢夏是旱天,早稻无收获,晚禾七分全,五谷忧鼠耗,黄龙土内盘。

子贡曰:先雨后旱之年,往往有之。总须多方蓄水,以资灌溉,勿轻开塘堰,自贻伊戚。尤宜戒种种恶积,多多善白,天佑之吉无不利。

丁丑雨水周,鱼鳖路上游,栽种须宜早,晚迟尽空头。春月微微雨,夏后雨冲楼。六畜多灾瘴,家家无遗留。

子贡曰:尧有九年之水患,而不惟其襄陵者,以禹能疏之也。水淹方盛急,宜开通沟渠以防侵淫,仍需广布功德以挽天变可也。

戊寅主首荒,盗贼发有方。军民常来往,疾病各村乡。三冬多霜雪,高山出虎狼。人民被伤损,善恶定昭彰。

子贡曰:贼盗充斥,草窃女究。至于聚众叛逆,加以疾病满乡,其害何可胜道。惟宜早佣团练壮勇以御贼,施药材寒衣以御家,其毋忽诸。

己卯多粟麦,春夏雨不缺。蚕娘没路走,黄龙山陇歇。人民享快乐,五谷成实结。秋后多疾疫,冬来满山雪。

子贡曰:丰年有象满车,天之所以眷顾斯民者,正其假以济人利物之资,也其救难济急恤孤怜贫,本是替天行道,而无如人之自私何。

庚辰好种田,逢夏有旱干。人民多快乐,粟麦满山川。蚕丝半山凶,吉水淹万里。田禾虫蝗起,六畜灾瘴缠。

子贡曰:河水泛淹,低田宜早,虫蝗四起,早禾全收,人民虽享快乐,畜产仍复灾缠。何以救之,亦宜大作善行,方可保其平安无事。

辛巳田禾好,人民生烦恼。粟豆俱有收,盗贼不相扰。六畜多灾患,低田水淹倒。北方犹自可,东南不得了。

子贡曰:五谷既已丰收,人民何以同患?亦由善气有缺之故耳。急宜各自振援、讲让型仁,四野之内善气熏蒸,方可免其灾害也。

壬午雨不均,农夫枉用心。禾苗日摧残,筐蚕丝一斛。腴田收得半,天下乱纷纷。豆麦俱不熟,六畜概遭瘟。

子贡曰:干戈扰乱饥存臻,宜发天良、敦孝悌、正人心、明礼让、培风俗、整团练,出入相佐,守望相助,尤能救荒,亦有乎无咎矣。

癸未大丰年,春日少甘泉。蚕丝常倍出,夏至雨倾田。早禾收一半,晚稻十分全。粟麦方方有,秋成谢苍天。

子贡曰:大人丰年自天降康,当作种种义举,或救人女婴,或完人嫁娶,多兴义塾培植人才,广行方便,救济众生,庶不负上天眷顾之恩。

甲申天水旱,粟麦半有收。般般皆宜地,早禾处处忧。鲁街多瘟瘴,蚕妇桑叶稠。又防出盗贼,谨慎自无愁。

子贡曰:先水后旱,塘堰宜蓄;无有盗贼,团练无松。虽则半收,各宜守分安命、顺时听天,切勿忘却天理、利己损人、甘遭神天遣责也,戒之。

乙酉多艰辛,五谷半收成。旱禾虽得半,雨水不调匀。人民生疾病,兵马乱纷纷。粮户少欢乐,重上皇粮银。

子贡曰:刀兵四起,瘟疫连村。急功极效乃所以护国也,舍药施棺乃所以救民也,不然,富者吝财、贫者惜力,则岌岌乎殆哉!

丙戌春雨足,夏秋井泉枯。米价多腾贵,蚕丝偏国都。六畜沿村没,人民受灾难。晚禾风吹折,贫都望颗颗。

子贡曰:先雨后旱,塘堰勿开。栽种宜早,方免风吹。米价腾贵,平抑栽更宜。痛宜痛心悔罪、改过自新,作种种义举,方能上答天听。

丁亥雨水再,禾道庆年丰。三冬足霜雪,九夏旱无踪。粟麦皆宜迟,人民疾病凶。有路无人走,有谷少春 *

子贡曰:气运乘和,瘟疫流行。 十室九空,路断人稀。 虽有粟麦得而食诸手,惟宜痛心悔罪,焚疏告天,仍需广施药材棺板以救分。

戊子春微雨,粟麦半主凶。处处有虫蝗,米谷一场空。夏秋多干旱,饥瑾又相逢。人民遭横厄,三冬瘟疫同。

子贡曰:虫蝗罗列,难以扑灭;干旱频仍,谁作甘霖?瘟疫继起,无能疗治。何天心之太忍也?然非天之所降,实由人之所造耳! 舍痛心悔过,并无别法救援。

己丑田禾非,六畜亦兴隆。四季雨均匀,人民衣食充。百物皆顺畅,只有疫痢凶。燕鲁起刀兵,杀星定不松。

子贡曰:凶吝悔后,又趋于吉,吉不能固,转罗于凶。 当此丰年,多黍多穗。 若不多培德行,默结天心,将来疫痢,乃兵何以御之也。

庚寅岁不丰,粟贵银钱松。夏日无干土,秋来雨不通。豆麦皆枯槁,蚕丝枉费之。燕宋遭淹没,梁吴祸更凶。

子贡曰:旱相兼,粟难保,惟宜痛改前愆,以削己过, 敦崇善道,以正人心。 尤须于备粮食以度歉岁。而不然者,来年待毙而已,他何望焉。

辛卯粟满村,耕种宜迟行。人民多疾病,夏日波浪生。各方无一失,高下得九分。秦淮遭饥饿,吴燕干涸频。

子贡曰:丰年穰穰,降福无疆。为人民者,其何以承斯厚意而享之乎?各宜极赛酬天,为善格天,或增修桥梁、或平治道路,亦主正之一端也。

壬辰遭水患,平地撑船走。高下尽遭伤,夏月龙相斗。早稻得半收,晚禾泡斯朽。五谷染虫蝗,蚕桑自然有。

子贡曰:天作淫雨,害于盗盛。二龙相斗,平地行舟。此何如之水患乎?惟宜修利堤防,开通沟渍,有障塞尤必修处以苍天听。

癸巳多有忧,此年天早收。善者尽行免,恶者概不留。秋后地开坼,田禾五分收。三冬足水雪,老幼丧荒丘。

子贡曰:祝融肆,天降之灾也,然天虽降灾,斯闻亦分善恶焉。可见天道好善而恶恶也,善者免灾,恶者匿逃。但非大善不能全免,非大恶亦不能尽遭。

甲午大丰年,贫富广栽田。早禾皆可得,晚禾加倍全。人民无苦难,六畜亦安然。吴越有风暴,荆湘井泉干。

子贡曰:五谷丰侠,六畜兴旺,太平之象也。岂非大有庆乎?然不作善积德以答上苍整顿,恐太平不能久享也。吴越、荆湘何以有异,可鉴哉!

乙未半丰年,早禾一倍全。春夏足漂流,秋冬多干旱。晚禾损一半,百物不值钱。蚕丝皆茂盛,六畜有灾缠。

子贡曰:吉趋于凶,趁此急宜悔罪削愆,方有转移。若农服田力穑,尤宜趁早见,几勿惰农自安,以贻后悔。后可也!

丙申洪水现,旱防六月间。早禾得一半,晚稻不同脸。四季谷麦好,人民少灾愆。燕好稻粱,秦淮好蚕桑。

子贡曰:是年与上年略同,愿勉,勿多谈。

丁酉人民软,贫富懒种田。夏月多风雨,六畜有灾愆。秋冬疾病大,处处挂纸钱。高低徒种植,蚕桑少丝棉。

子贡曰:四时不正,元气往往为祟于人,谓之天行适然之数也。然亦岂可诿之于数哉?达者处此,施药施棺、养孤老婴孩,以补天女生成之缺。

戊戌农夫忧,雨水并不周。夏日防大旱,秋来雨遍地。流民被贼扰,十有九人愁。燕宋豆麦熟,齐吴禾不收。

子贡曰:饥馑相遭,室如悬磬。正无可如何之时也!况加之此师旅乎、将何以御敌乎?惟宜修城郭、减食用、务啬尚勤,振筋团练忙勇以卫生民。

己亥人民病,四季雨不均。种植无终始,粟麦贵如金。蚕娘无喜色,盗贼乱纷纷。其年秋禾好,豆棉一概论。

子贡曰:降疫降瘟,呼瘐呼癸。刀兵覆,怎能太平?惟宜施药材以济疾,若兴讲约以正人心,兼之振饥团规教,以孝弟忠信,何唯殄减妖气。

庚子疾病广,虎狼满山川。百钱换升米,河水冲断船。早禾略兴旺,晚稻收不全。秋冬粟麦熟,燕地虫害田。

子贡曰:天降瘟疫,地起狼烟,谷米昂贵,河水泛淹。何以商筹,救济时难?吾以为内而安民,莫如轻财平粜;外而除贼,莫如集众团信,能行此又何患焉?

辛丑多忧患,疾病常为祟。春夏雨均匀,秋冬鱼晒背。菽麻稻粱好,六畜多损退。人民渐生息,蚕桑加一倍。

子贡曰:岁虽丰, 疾病凶, 多施药材, 广积阴功, 救人一命, 可保数世兴隆。 所费者小,利赖无穷。倘若见死不救,便非圣贤立人达人之胸。

壬寅是丰年,禾稻倍收全。四季均调和,桑柘半丝蚕。八方皆成熟,六畜有灾缠。人民虽富乐,只愁虎下山。

子贡曰:斗谂原为天赐,善幽亦是天赐,不过替天行道。银钱悭吝,何益行道有福。是成语。子子孙孙显楣门,愚者见义不为,富贵难诞三世。

癸卯半忧喜,四时恶风起。春夏多雨雹,秋来缺雨水。燕赵好桑麻,吴地禾稻美。人民生疾病,六畜有瘴疫。

子贡曰:半忧半喜, 有丰有凶。 各方所占, 四时不同。 或多雨雹, 或起恶风, 兼之旱干在野,疾在躬。宜悔过迁善,方可上格苍穹。

甲辰稍吉庆,五谷半虚空。春夏多淹没,秋冬雨不通。鲁地桑蚕好,吴邦禾稻丰。收成四分有,六畜死灾凶。商贾价增贵,冻雪在三冬。

子贡曰:先有水患,后遭旱干。灾见六畜,寒在冬三。何以御之?宜作善、 疏通水道,增修塘堰,寒衣多送,活彼穷汉。

乙巳禾稻秀,夏日遭干旱。五谷宜早种,迟栽光眼看。刀兵自南来,将军离州县。天虫筐内死,丝棉不成线。

子贡曰:干旱频仍,刀兵顿起,是天降之劫,以收其恶者也!然虽天降之,而实人之自造。倘能大众同心、悔过迁善,有不化凶为吉、拨乱返治者,吾不信也。

丙午水滔滔,种植最宜高。低田遭水没,天虫口如刀。六畜多灾瘴,人民苦相遭。鲁卫成巨浸,江东谂岁标。

子贡曰:洪水滔天, 希有水患。 淹毙人民, 冲断粮田。 何以御之?增修塘堰。 水归其壑,可以免难。尤宜各存天理,改恶从善。阳气浸劢,自然水不泛滥。

丁未风雨充,五谷半吉凶。秋日防干旱,早晚禾皆丰。蚕见丝则少,六畜有瘟疯。人民颇能全,草木多生虫。

子贡曰:大水之后,雨顺风调;离乱之余,年丰人寿。其凶之转而为吉者,虽曰气数当兴,万须善待其后,多作义方无各而悔也。

戊申饥荒起,老少无食米。春日雨广有,夏月旱无比。黄龙土中卧,化作蝴蝶起。种植莫数低,结实遭洪水。桑叶被头空,蚕娘徒自喜。

子贡曰:人民饥荒,蚕桑亦贱。宜多兴义举,或养孤老,或肓婴孩,或平耀施粥,善气薰蒸,自可转移造化。

己酉好种田,早稻十分全。晚禾防鼠耗,夏月雨绵绵。秋来麦茂盛,三冬雪满山。桑柘空留叶,得茧少丝绵。

子贡曰:丰年有众,大地无私。 少种福田,多培心地。 夏施茶水,冬送寒衣。 作阴功之种种,行方便于时时,始无负上天降康之意。

庚戌多生病,瘴害黎民。五谷遭虫食,蚕丝价甚轻。禾麻吴地好,麦谂在荆秦。春夏水漂流,冬来霜雪侵。

子贡曰:瘴疫为殃,宜广施药材以救之;洪水泛滥,开通水渠以防之;霜雪冻凝,宜送寒衣以恤之。如此则虽有虫蝗亦必不害稼矣。

辛亥人和谐,朝廷宽税财。田禾不宜早,扛刀上花街。春夏雨均调,秋冬乐快哉。鲁街无饥渴,燕赵无瘴灾。田地人争估,借牛买棺材。

子贡曰:大有丰年,国之瑞也,家之庆也!宜兴讲约,明礼立义塾,以广教化有国、宜然有家,何独不然。

壬子值鼠年,禾稻不周全。耕种只宜早,蚕桑要向前。春日防旱咽,夏秋多甘泉。更就疾病走,焚香祈上天。

子贡曰:疾病起,稻不全,凶道也!急宜悔过迁善,祈告上天。一悔而不致于凶,再悔乃可趋于吉。悔之时用大矣哉!

癸丑受煎熬,二凶一吉年。淮吴主旱涸,燕宋足流泉。六畜遭瘴劢,贼起广州边。禾穆有虫蝗,收成若不全。

子贡曰:旱兼至盗贼滋,复有虫蝗,收成不遂,数者备矣。多凶少吉,奈之何?不修德以回天,悔过以谢地?誓不行诸恶事,惟行诸善举也。

甲寅遭花干,五谷不周全!春夏雨不多,虎狼遍山川。饮食难糊口,谷值米价钱。桑柘前后贵,人畜不安然。

子贡曰:人民分善恶,雨水择地降。 四季各相殊,收成不一样。 急宜种福田,善更同心向。方可扫狼烟,切勿与天抗。

乙卯谷值价,春夏鱼上真。秋冬雨少有,画上无索挂。晚禾十分收,不宜于早稼。桑贵蚕丝旺,瘟疫由造化。

子贡曰:瘐疾频呼,瘟疫传染,此亦分苦者之不得其所也,诗驾矣富人此劳独仁君子作平难施药材,此功此善岂有涯哉。

丙辰大水惊,栽种不宜深。早禾八分有,晚迟枉费心。夏日防干旱,秋天有收成。桑叶满树头,蚕丝喜盈盈。

子贡曰:河水涨低田,防夏日干堰,□□ 匀放,蚕谷两茂,丰年穰穰,速宜孝弟敦崇而父兄敬,秋冬养极赛而鬼神来享,更加功善培植而天地和畅。

丁巳年半熟,人民多防害。香街豆麦少,秦宋桑麻大。高低总得成,种植无妨碍。六畜贱如草,狂风把树坏。白骨遍野摆,人死不作怪。

子贡曰:年岁虽丰,病症不好,树被风折, 六畜怎了,此劫甚大,非药能效,一味悔过消愆,自有皇天暗保。

戊午年岁凶,稼穑处处空。高低全无用,早迟一般同。男子沿门庭,女子作人佣。家家少饭吃,人民遭困穷。

子贡曰:四海九洲,颗粒无收。真真大劫,人命难留。天兴之太忍耶!然愚天为之而实人之自至也,人民食天之粟而不体天之心,则受天之罚,有应尔者。 己未是丰年,田禾十分全。来往多商贾,高低民物欢。农夫早种作,莫待交风寒。桑麻般般有,贫富谢苍天。

子贡曰:饥馑之后,又见丰年,固是凶岁转吉,亦由善心发展,故而天赐米粟耳!然天从人愿,必餍天试人心,果能猛看侧边不为画,斯天命逃也。

庚申高下种,桑叶喜半全。田地抛粮税,早向马胡边。六畜多灾瘴,人民横祸缠。秋日干戈起,夫妻各一天。

子贡曰:泰运已经,干戈顿起,急宜整饬团练,以靖边疆,尤须固结人心, 以伸善气,无论军民人等,但当发奋为强,勉力御难,或可有济。

辛酉五谷全,刀兵过江边。饱暖人愁叹,老少心不安。秦吴六畜死,夏可无井泉。春秋多雨水,冬来雪满天。

子贡曰:刀兵伤残,老少不安,整饬团练,勇往直前,早冬至霜雪满天,勿轻塘堰,多送寒衫,如此筹度,数可保全。

壬戌走东西,别子又离妻。高低水汪汪,谷米渐少稀。冬瘴六畜死,豆麦收不齐。常见刀兵起,各有方不一。

子贡曰:天未厌乱,祸无了日,整饬团练,奋扬去气,大举办讲约,挽回天意。谷米虽少,可去食。自古有死,无信不立。

癸亥劫相逢,春夏雨不通。秋冬洪水涨,冬来霜雪冲。刀兵四方起,粮草已空空。人民遭饥饿,遍地亦相同。种植俱宜早,晚禾枉费工。

子贡曰:六十甲子,有始有终,天降劫运,南北西东,恶人该灭,善者不逢。此是实言,切勿天人非可执,理数亦自通融;下元终而复始,又转上元兴隆。刀兵归库,民物滋丰。戒之慎之,有悔无凶。

诗 曰:

七十老翁一旦休,张弓挂在柳梢头。八牛用尽千般力,又有胡人八八秋。

孔子留下枕中记,说尽前后定年辰。吉凶休咎书中验,相传天下从贤人。

要知实言真妙诀,乾坤轮流细推寻。年终日蚀问如何,日日分别细琢磨。

子丑寅逢夏多旱,卯辰丰稔万民歌。巳年别定人不静,申未一样见奔波。

酉逢红日光天德,夹运天水浸禾年。年中可蚀问如何,三元甲子运无讹。

子丑寅日多见雨,卯辰初唱太平歌。巳午火烧天下乱,未申必定起干戈。

但看酉日换地主,戌亥伤苗水成河。要知日月交蚀法,记得至人八句诗:

戊午庚申甲子日,预先七七定仙机。有风无雨双月旱,有雨无风双月泥。

年中有谷与无谷,但看五月廿五六。不论有风乃无风,阳晴宜阴晴熟岁。

朝有雪雨调匀均,惊蛰天晴秋似针。清明有雨田禾损,立春有雨麦芽生。

芒种天晴芝麻好,夏至有雨豆开花。三伏夜热毂咬头,小满有雨岁丰收。

戊午己未大天晴,甲申甲寅定分明。若有雨时终有雨,若是晴时终还晴。

己水逢水水淹死,己火逢火火烧花。若是火金得一半,木土德日禾苗佳。

甲子丰年丙子旱,戊子虫蝗庚子乱。惟有壬子水滔滔,俱在正月上旬看。

上旬十日若无子,农夫遭之恐不便。元旦宜黑四边天,大雪纷纷是丰年。

但得立春晴一日,农夫不用力耕田。惊蛰开雷米以泥,春分有雨病人稀。

二月之内逢三卯,处处棉花豆麦齐。风雨相逢三月头,沿村瘟疫万人忧。

清明风情从南至,定主农人大有收。立夏东风少病疴,晴日初八果生多。

雷鸣甲子庚辰日,定有虫蝗侵损禾。端阳有雨是丰年,芒种闻雷亦同然。

夏至风从西北起,瓜蔬园内受熬煎。三伏之中逢酷热,五毂田中多不结。

此时若不见灾危,定主三冬多雨雪。立秋无雨甚堪忧,万物从来只半收。

处暑如逢天下雨,纵然结实也难留。秋风天气白云多,到处欢歌好晚禾。

最怕此时雷电闪,冬来米价道如何。九朔飞雪损人民,重阳无雨一天晴。

月中火色人多病,若遇雷声米价增。立冬之日怕逢壬,来岁高田枉费心。

小雪天晴无日色,灾殃病疾损人民。冬朔西风盗贼多,更兼大雪有灾魔。

冬至若还无日色,来年定唱太平歌。腊朔东风六畜灾,若逢大雪旱年来。

但愿此日天晴好,吩咐农家放心怀。此书却是阴阳理,说与世人不须疑。

荒熟丰欠谁能晓,四时八节定早迟。一一细推枕中记,记中多有准时期。

千般谋算乾坤定,不假虚诃笑话儿。诸贤君子须谨记,千家万户少人知。

此本枕中记,留与晓世人。说论休记假,句句是真情。中元今已过,下元正宜行。我观疾迷子,病患若最林。老少真遭劫,贫富悉艰辛。未知勿妄说,各自离火坑。若有不信者,吐血病灾侵。多少英雄汉,一片假遮心。吾今略勤鲜,世上宜送□。天机难尽□,从今见分明。

2015-8-12(农历乙未年六月二十八) 补校

※三元九运,皇帝元年(公元前2697)起甲子。

上元六十年:1864(甲子) 年起,1923(癸亥)年止。

中元六十年:1924(甲子) 年起,1983(癸亥)年止。

下元六十年:1984(甲子) 年起,2043(癸亥)年止。

附录

田家禁忌

或有问于子贡曰:天地以生物为心,人民以种植养命,而葺有风不结寒暑,不时旱虫蝗瘟疫恶疮致今,生物不遂人民遭殃者,何以固也?

子贡曰:天地之所重者,戌也。世人不知禁忌,逢戌之日兴工动土,灌粪烧岌,触犯污秽。五方尤种田稷土社,表章上奏玉皇尊帝,降与凶星恶煞,使人每遭苦难,多受折磨。故旱虫蝗疫恶疮诚所不免,且儿酷成末劫。其实天地无心,因人所造而降之罚耳。诚能谨忌戌期,免其污触地,自然殄灭矣。家家如是,方方如是,又何劫,又何劫运之有哉!不垒可以人而不如物乎?不知误犯祷滑愆,若知而故犯者,雷火减身,殃及子孙,慎之戒之。春犯戌令人促寿绝嗣;夏犯戌令人眼目失明,飞灾横祸;秋犯戌令人遭瘟疫,虑疾痢症。

谷雨前三日至立夏,大暑前三日至立秋,霜降前三日至立冬,大寒前三日至立春,此七十二日土王用事,丝毫均不可犯,犯灾殃立至。天地生物养命,原每月戌忌日三天。农夫若能依此语,五谷丰登福绵。

正月,天火在子,地火在戌,忌嘉灰整益忌在未,忌泼粪九焦在辰,忌种植荒芜在己,忌耕田丰。二月,天火在卯,地火在酉,粪忌在戌,九焦在丑,荒芜在亥。三月,天火在午,地火在申,粪忌在辰,九焦在戌,荒芜在丑。四月,天地火在酉未,粪忌在寅,九焦荒芜在未申。五月,天地火在子酉,粪忌在午,九焦荒芜在镟己。六月,天地火在卯巳,粪忌在子,九焦荒芜在了辰。七月,天地火在午辰,粪忌在酉,九焦荒芜在酉亥。八月,天地火在酉卯,粪忌在申,九焦荒芜在卯午。九月,天地火在酉午,粪忌在亥,九焦荒芜在卯寅。十月,天地火在卯丑,粪忌在酉子,粪忌在卯,九焦在巳,荒芜在戌。

-- 整理自网络

参考中国预言集

anzhihe安志合个人博客,版权所有丨 如未注明,均为原创 丨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chegva.com/3831.html | ☆★★每天进步一点点,加油!★★☆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