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p (1).jpeg


小溪污水横流

鱼儿远走他方

老头站在高高的山岗


花儿不再开放

掏空的麦子挺不起骄傲的胸膛

祖先的坟墓野草疯长


鸟儿徘徊又惊慌

猎人的枪已上好了膛

倾倒的瓦房藏着鬼魂的气息


墙上的标语闪着红光

破旧的学校成了养猪场

孩子们做着梦忙着思想


这是生我的故土

这是养我的家乡

水泥马路又硬又长

封堵住大地的嘴巴

野兽的眼睛正在黑暗处渗着绿光

夜幕席卷村庄草原

一群老鼠开始欢乐

     &nbs...

Continue reading>>

pic_quark_1547824786995.jpg

魔鬼,露出冰冷的獠牙

张开塞满血肉的大口

吧唧吧唧,流着口水,吐着舌头

哦,这是多么丑陋


魔鬼,穿上人皮舞蹈

蟑螂四处冲撞

苍蝇嗡嗡嗡鼓掌

老鼠吱吱吱歌唱

猎狗汪汪汪满地打滚

蛇扭曲扭曲缠绕

流脓的脚下是爬满蛆虫的粪坑

发锈的脑袋上是红得刺眼的王冠

哦,这是多么有趣


魔鬼,快来与我狂欢

必须关紧门窗

尝一口新鲜血液

生殖器又能扩张

帝国的战车轰轰前行

载着头骨与器官

魔子魔孙撒向世界

蟑螂、苍蝇、老鼠、猎狗、毒蛇、诅咒、瘟疫

污染的大地没...

Continue reading>>

f5c4be888f15c9ec2d74189fc533538e.jpeg 


《思归》

雷声浩浩北风吹,天下游子怎堪悲,

紫电清霜发白雪,挥剑纵马又一生。

仙人遥望在云端,悠悠苍生何时归?

 惟愿老天长开眼,遍洒灵光照世人。 

                        —— 2019.02.01

ti.jpg    

岁月在哀叹啊,你听!

那微风轻抚的草场

烈马悲鸣的河床

那无休止地哭诉

虚伪,卑鄙的准则


我这个被诅咒的人

梦也被永远流放

解开镀金的枷锁

戴上草环编织的王冠

哪里是精神的天堂

我就在哪里埋葬

                       -- 2010.07.2...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