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预言集


(劝学网小雅整理)点击↓目录可直接跳转中国预言集


乾坤万年歌

马前课

藏头诗

梅花诗

救劫碑文

烧饼歌

金陵塔碑文

黄蘖禅师诗

步虚大师预言

武侯百年乩

推背图

 

乾坤万年歌

作者:姜太公

太极未判昏已过。风后女娲石上坐。

三皇五帝己相承。承宗流源应不错。

而今天下一统周。礼乐文章八百秋。

串去中直传天下。却是春禾换日头。

天下由来不固久。二十年间不能守。

卯坐金头带直刀。削尽天下木羊首。

一土临朝更不祥。改年换国篡平床。

泉中涌出光华主。兴复江山又久长。

四百年来更世界。日上一曲怀毒害。

一枝流落去西川。三分社稷传两代。

四十年来又一变。相传马上同无半。

两头点火上长安。委鬼山河通一占。

山河既属普无头。离乱中分数十秋。

子中一朱不能保。江东复立作皇洲。

相传一百五十载。钊到兔儿平四海。

天命当头六十年。肃头盖草生好歹。

都无真主管江山。一百年前扰几番。

耳东入国人离乱。南隔长安北隔关。

水龙木易承天命。方得江山归一定。

五六年来又不祥。此时天下又纷争。

木下男儿火年起。一扫烟尘木易已。

高祖世界百馀年。虽见干戈不伤体。

子继孙承三百春。又遭离乱似瓜分。

五十年来二三往。不真不假乱为君。

金猪此木为皇帝。未经十载遭更易。

肖郎走出在金猴。稳稳清平传几世。

一汴二杭事不巧。却被胡人通占了。

三百年来棉木终。三闾海内去潜踪。

一兀为君八十载。淮南忽见红光起。

八双牛来力量大。日月同行照天下。

土猴一兀自消除。四海衣冠新彩画。

三百年来事不顺。虎头带土何须问。

十八孩儿跳出来。苍生方得苏危困。

相继春秋二百馀。五湖云扰又风颠。

人丁口取江南地。京国重新又一迁。

两分疆界各保守。更得相安一百九。

那时走出草田来。手执金龙步玉阶。

清平海内中华定。南北同归一统排。

谁知不许乾坤久。一百年来天上口。

木边一兔走将来。自在为君不动手。

又为棉木定山河。四海无波二百九。

王上有人鸡上火。一番更变不须说。

此时建国又一人。君正臣贤乘辅拔。

平定四海息干戈。二百年来为社稷。

二百五十年中好。江南走出钊头卯。

大好山河又二分。幸不全亡莫嫌小。

两人相见百忙中。治世能人一张弓。

江南江北各平定。一统山河四海同。

二百年来为正主。一渡颠危猴上水。

别枝花开果儿红。复取江山如旧许。

二百年来衰气运。任君保重成何济。

水边田上米郎来。直入长安加整顿。

行仁行义立乾坤。 子子孙孙三十世。

我今只算万年终。剥复循环理无穷。

知音君子详此数。古今存亡一贯通。


 

马前课

作者:诸葛亮

第01课○●●●●○中下

无力回天,鞠躬尽瘁;

阴居阳拂,八千女鬼。

证曰:阳阴阴阴阴阳在卦为

解曰:鞠躬尽瘁而死,蜀后主伏于魏。

第02课○●○○●○中下

火上有火,光烛中土;

称名不正,江东有虎。

证曰:阳阴阳阳阴阳在卦为

解曰:魏政归炎,光灭东吴。

第03课○●●●●● 下下

扰扰中原,山河无主;

二三其位,羊终马始。

证曰:阳阴阴阴阴阴在卦为

解曰:始于马年终于羊。

第04课●●○●○● 中上

十八男儿,起于太原;

动则得解,日月丽天。

证曰:阴阴阳阴阳阴在卦为

解曰:太原起兵,女主武氏。

第05课○○○●●● 下中

五十年中,其数有八:

小人道长,生灵荼毒。

证曰:阳阳阳阴阴阴在卦为

解曰:五代八姓共五十三年。

第06课●○○●○○ 上中

惟天生水,顺天应人;

刚中柔外,土乃生金。

证曰:阴阳阳阴阳阳在卦为

解曰:拥立为君,立敌为金。

第07课●○●○○● 中中

一元复始,以刚处中;

五五相传,尔西我东。

证曰:阴阳阴阳阳阴在卦为

解曰:十主之后国分裂。

第08课○○●●●○ 上上

日月丽天,其色若赤;

绵绵延延,凡十六叶。

证曰:阳阳阴阴阴阳在卦为

解曰:朱即赤也。

第09课○●○●●● 中上

水月有主,古月为君;

十传绝统,相敬若宾。

证曰:阳阴阳阴阴阴在卦为

解曰:水月有主清也,古月胡也。

第10课●○●○●● 中下

豕后牛前,千人一口;

五二倒置,朋来无咎。

证曰:阴阳阴阳阴阴在卦为

解曰:豕者猪也,猪者亥也。

第11课○●○○●○ 中下

四门乍辟,突如其来;

晨鸡一声,其道大衰。

证曰:阴阳阴阴阳阴在卦为

解曰:四门乍辟,不宜解释。

第12课●○○○○● 上中

拯患救难,是唯圣人;

阳复而治,晦极生明。

证曰:阴阳阳阳阳阴在卦为大过

解曰:灾难当头之极其时,圣人出现救苦救难。

第13课○●●○○○ 上中

贤不遗野,天下一家;

无名无德,光耀中华。

证曰:阳阴阴阳阳阳在卦为大畜

解曰:世界大同之象。

第14课○●○●○● 中下

占得此课,易数乃终;

前古后今,其道无穷。

证曰:阳阴阳阴阳阴在卦为未济

解曰:悟道偈终。


 

藏头诗

作者:李淳风

唐贞观七年,李淳风陪同太宗在大兴宫中散步。

太宗曰:“朕之天下,今稍定矣。卿深明易理,不知何人始丧我国家?以及我朝之后,登极者何人?得传者何代?卿为朕历历言之。

淳风曰:“欲知将来,当观已往,得贤者治,失贤者丧。此万世不易之道也。

太宗曰:“朕所问者,非此之谓也。欲卿以术数之学,推我朝得享几许年?至何人乱我国家?何人亡我国家?何人得我国家?以及代代相传。朕欲预知之耳。

淳风曰:“此乃天机,臣不敢泄!

太宗曰:“言出卿口,入朕之耳,惟卿与朕言之,他人皆不能知也。卿必为朕言之!

淳风曰:“臣不敢泄漏。

太宗曰:“卿若不言,亦不强,试随朕入禁宫。

于是淳风侍太宗登高楼。

太宗曰:“上不至天,下不至地,卿可为朕言之?

【武曌篡唐】

淳风曰:“乱我朝之天下者,即在君侧。三十年后,杀唐之子孙殆尽!主自不知耳。

太宗曰:“此人是文是武?卿为朕明言之,朕即杀之,以除国患!

淳风曰:“此乃天意,岂人力所能为耶!此人在二旬之上,今若杀之,天必祸我国家。再生少年,唐室子孙益危矣!

太宗曰:“天意既定,试约言其人!

淳风曰:“其为人也,止戈不离身,两目长在空,实如斯也!

太宗曰:“乱我国家何人能平之?

【狄仁杰协助李显复唐】

淳风曰:“有文曲星下界,生于卖豆腐之家,后来为相。自能平之。

太宗曰:“此人何姓?

淳风曰:“天机不可泄,泄之有殃。

太宗曰:“此人平后可治乎?

【韦皇后乱政】

淳风曰:“己丑有一口,一巾不成,五者乱之。幸有五天罡下界平治。

太宗曰:“此后可太平乎?

【开元盛世与安史之乱】

淳风曰:“前二十四年可媲美于尧舜,后二十四年又有乱天下者。危而不危。一人大口,逢杨而生,遇郭而止。

太宗曰:“何人平治?

淳风曰:“光子作将,然后平治。

太宗曰:“此后可太平乎?

淳风曰:“越五十年,稍稍太平。后六十年,混世魔王下界。日月生于面目,杀人无数,血流成河。幸有独眼龙平治之。后又树挂拐尺者乱之,此时天下荒乱,人民饥饿。

【五代十国】

淳风曰:“四十年中,有五火猪,更递为君。唐家血食尽矣。天下非唐有矣!

太宗曰:“此后何君出焉?

【宋太祖赵匡胤立宋】

淳风曰:“有真龙降世,走随小月,阳火应运,木时戴帽。开天地之文运,启斯世之朦胧。礼乐作、教化兴,真太平有道之世也!

太宗曰:“乱此国又是何人?

淳风曰:“有乱之者。然君臣皆贤,惜不善其后。后得拨乱之臣,始得渐平。

【秦桧误国与女真南侵】

淳风曰:“迨二百年,有春头之人,蒙蔽主上,陷害忠良。使此国之君,另守一方。迨百年之后,有人之王。头腰八者乱之,然亦不得此国之天下。

【蒙古忽必烈立元】

淳风曰:“有一兀之主兴焉。人皆披发,头生花。听其语,不知其音;视其人,恶见其面。

【大明】

淳风曰:“若非天生一牛,日月并行,天下几无人类也。女生须,男生子,地裂山崩矣。

太宗曰:“后太平乎?

【朱棣靖难之役与建文帝失踪】

【天启皇帝与魏忠贤霍乱国家】

淳风曰:“此后大水在足,以有道之主生焉。然数年后,幽燕并起,皇孙遁去。又越数十年,有承天启运之主出焉,又得忠贤之臣,委以重任,斯坏国家。

太宗曰:“忠贤之臣以坏国家,卿言何颠倒也?

【大明末年李自成与张献忠乱国】

淳风曰:“天意如是,斯时人皆得志。混世魔王出焉,一马常在门中,弓长不肯解弓,杀人其势汹汹。其时文士家中坐,武将不领人。越数年,乃丧国家。

【满清八旗入定中原与剃发易服】

淳风曰:“有八旗常在身之主出焉,人皆口内生火,手上走马,头上生花。衣皆两截。天下几非人类矣!越二百余年。

太宗曰:“而后若何?

【太平天国与日本侵华】

淳风曰:“又有混世魔王出焉,头上生黄毛,目中长流水,口内食人肉。于是人马东西走,苦死中原人。若非真主生于红雁之中,木子作将,廿口作臣,天下人民尚有存者哉?然八十年后,魔王遍地、殃星满天,有之者有,无之者无,金银随水去,土木了无人。

淳风曰:“不幸带幸亡,来又有金。越数年后,人皆头顶五八之帽,身穿天之衣。而人类又无矣。

淳风曰:“幸有小天罡下界,扫除海内而太平焉。

太宗曰:“太平之后又若何?

淳风曰:“九十年后,又有木葡之人出焉,常带一枝花。太阳在夜、太阴在日,紊乱山河。两广之人民,受无穷之祸。不幸有贺之君,身带长弓,一日一勾,此人目常在后,眉常在腰。而人民又无矣。”

淳风曰:“若非真主出世,天下乌得文明!

太宗曰:“何谓文明?

淳风曰:“此人头顶一瓮,两手在天,两足立地,腰系九斛带,身穿八丈衣。四海无内外,享福得安宁;秀士登紫殿,红帽无一人。

太宗曰:“太平几何?

淳风曰:“如是者五十年。惜以一长一短,以粗为细,以小为大。而人民困矣,朝野乱矣。

淳风曰:“赖文武二曲星,一生于粪内,一生于泥中。后来两人同心,而天下始太平矣。五百余年,天使魔王下界,混乱人民,一在山之山,一在土之土。

太宗曰:“乱后何如?

淳风曰:“大乱之后,又有真主出焉,无口无目,无手无足,观之不见人,听之不闻声。当是时也,天下文明,皆知礼俗,尚淳厚。三代而后,此为有道之世也。

太宗曰:“如是者几何年?

淳风曰:“如是者二百八十年。迨后立不立,天下无日;坐不坐,地下无货。安之曰安。一不成,危之曰危;二不成,而混世之王出焉,男女皆去衣而行,禽兽皆着衣而走。海内之地,几无人类矣!

淳风曰:“幸太原有人主之分,而天下始平。

太宗曰:“此后复何如?

淳风曰:“此后衣冠文物之世,而大圣生于言午,相之者又桑中白玉,上黄盘河中。而天下有三日,地无一石。生在此时者,皆享莫大之福也。

太宗曰:“若此者多少年?

淳风曰:“如此者六百年。后来天出口,山内水鸣,始坏国家,于是人民惶惶。魔王生焉,人皆四目,牛无足,头生于背,尾生于口。而天下大乱,有口者曰妖,二目者曰魔。鼠生当阳,群魔尽焉。背上生子,腰中出手,天上无星辰,地下无山河。”

淳风曰:“幸有向日之主出焉,贫者怜之,富者仰之,而人皆享福。当时二人一处生二天,不外走,大者须供小者,又要走。

太宗曰:“以后如何?

淳风曰:“此后二百一十年间,虽治乱相循,然不至于大乱。过此以往,海内又有海,天上更有天,人马东南走,有也常在侧,猫儿不轻身。见之者曰:有耳?视之者曰:无形。而天下大乱者,六十余年。

太宗曰:“此后又如何?

淳风曰:“此后一治一乱。

淳风曰:“治乱两两相至。


 

梅花诗

作者:邵雍

第一节 北宋

荡荡天门万古开,几人归去几人来;

山河虽好非完璧,不信黄金是祸胎。

第二节 南宋

湖山一梦事全非,再见云龙向北飞;

三百年来终一日,长天碧水叹弥弥。

第三节 元朝

天地相乘数一原,忽逢甲子又兴元;

年华二八乾坤改,看尽残花总不言。

第四节 明朝

毕竟英雄起布衣,朱门不是旧黄畿;

飞来燕子寻常事,开到李花春已非。

第五节 清朝

胡儿骑马走长安,开辟中原海境宽;

洪水乍平洪水起,清光宜向汉中看。

第六节 民国

汉天一白汉江秋,憔悴黄花总带愁;

吉曜半升箕斗隐,金乌起灭海山头。

第七节 共和国

云雾苍茫各一天,可怜西北起烽烟;

东来暴客西来盗,还有胡儿在眼前。

第八节

如棋世事局初残,共济和衷却大难;

豹死犹留皮一袭,最佳秋色在长安。

第九节

火龙蛰起燕门秋,原壁应难赵氏收;

一院奇花春有主,连宵风雨不须愁。

第十节

数点梅花天地春,欲将剥复问前因;

寰中自有承平日,四海为家孰主宾。


 

救劫碑文

作者:刘伯温


天有眼,地有眼,人人都有一双眼,

天也翻,地也翻,逍遥自在乐无边,

贫者一万留一千,富者一万留二三,

贫富若不回心转,看看死期在眼前;

平地无有五谷种,谨防四野绝人烟,

若问瘟疫何时现,但看九冬十月间,

行善之人得一见,作恶之人不得观,

世上有人行大善,遭了此劫不上算,

还有十愁在眼前:

一愁天下乱纷纷,二愁东西饿死人,

三愁湖广遭大难,四愁各省起狼烟,

五愁人民不安然,六愁九冬十月间,

七愁有饭无人食,八愁有人无衣穿,

九愁尸体无人捡,十愁难过猪鼠年,

若得过了大劫年,才算世间不老仙,

就是铜打铁罗汉,难过七月初一十三,

任你金刚铁罗汉,除非善乃能保全,

谨防人人艰难过,关过天番龙蛇年;

幼儿好似朱洪武,四川更比汉中苦,

大狮吼如雷,胜过悼百虎,

犀牛现出尾,平地遇猛若,

若问大平年,架桥迎新主,

上元甲子到,人人哈哈笑,

问他笑什么?迎接新地主,

上管三尺日,夜无盗贼难,

虽是谋为主,主坐中央土,

人民喊真主:

银钱是个宝,看破用不了,

果然是个宝,地下裂不倒。

七人一路走,引诱进了口,

三点加一勾,八王二十口,

人人喜笑,个个平安。

人人可观,个个可传,

有人印送,勿取金钱。

行善者可保,作恶者难逃。

敬重天地神明父母,惜字纸五谷。

谨当切记。


烧饼歌

作者:刘伯温

明太祖一日身居内殿,食烧饼,方啖一口,内监忽报刘基进见,太祖以碗覆之,始召基入。

帝问曰:“先生深明数理,可知碗中是何物件?

基乃捏指轮算,对曰:“半似日兮半似月,曾被金龙咬一缺,此乃饼也。

开视果然。帝即问以天下后世之事若何。

基曰:“茫茫天数,我主万子万孙。何必问哉。

帝曰:“虽然自古兴亡原有一定,况天下非一人之天下,惟有德者能享之。言之何妨?试略言之。

基曰:“泄漏天机,臣罪非轻!陛下恕臣万死,才敢冒奏。

帝即赐以免死金牌,基谢恩毕。

基曰:“我朝大明一统世界,南方终灭北方终,嫡裔太子是嫡裔,文星高拱日防西。

帝曰:“朕今都城竹坚守密,何防之有?

基曰:“臣见都城虽巩固,防守严密。似觉无虞,只恐燕子飞来。

随作歌三首:

此城御驾尽亲征,一院山河永乐平;

秃顶人来文墨苑,英雄一半尽还乡。

北方胡虏残生命,御驾亲征得太平;

失算功臣不敢谏,旧灵遮掩主惊魂。

国压瑞云七载长,胡人不敢害贤良;

相送金龙复故旧,灵明日月振边疆。

帝曰:“此时天下若何?

基曰:“天下大乱矣。

帝曰:“朕之天下,有谁乱者?

基曰:

天下饥寒有怪异,栋梁龙德乘婴儿;

禁宫阔大任横走,长大金龙太平时;

老拣金精尤壮旺,相传昆玉继龙堂;

阉人任用保社稷,八千女鬼乱朝纲。

帝曰:“八千女鬼乱朕天下者何?

基曰:

忠良杀害崩如山,无事水边成异潭;

救得蛟龙真骨肉,可怜父子难顺当。

帝曰:“莫非父子争国乎?

基曰:“非也!

树上挂曲尺,遇顺则止。

至此天下未已。

帝曰:“何谓未已?

基曰:

万子万孙层叠层,祖宗山上贝衣行;

公侯不复朝金阙,十八孩儿难上难。

基又曰:

木下一了头,目上一刀一戊丁;

天下重文不重武,英雄豪杰总无春;

戊子已丑乱如麻,到处人民不在家;

偶遇饥荒草寇发,平安镇守好桂花。

帝曰:“偶遇饥荒,平常小丑!天下已乎?

基曰:

西方贼拥乱到前,无个忠良敢谏言;

喜见子孙耻见日,衰颓气运早升天;

月缺两二吉在中,奸人机发去西东;

黄河涉过开金阙,奔走梅花上九重。

帝曰:“莫非梅花山作乱乎?从今命人看守何如?

基曰:“非也!

迁南迁北定太平,辅佐帝王有牛星;

运至六百半,梦奇有字得心惊。’

帝曰:“有六百年之国祚,朕心足矣。尚望有半乎?

帝又曰:“天机卿难言明,何不留下锦囊一封,藏在库内。世世相传勿遗也,急时有难,则开视之。可乎?

基曰:“臣亦有此意。

九尺红罗三尺刀,劝君任意自游遨;

阉人尊贵不修武,惟有胡人二八狄。

臣封柜内,俟后开时自验!

基又曰:

桂花开放好英雄,拆缺长城尽孝忠;

周家天下有重复,摘尽李花枉劳功。

黄牛背上鸭头绿,安享国家珍与粟;

云盖中秋迷去路,胡人依旧胡人毒;

反覆从来折桂枝,水浸月宫主上立;

禾米一木并将去,二十三人八方居。

帝曰:“二十三人乱朕天下?八方安居否?

基曰:“臣该万死,不敢隐瞒,至此大明天下亡之久矣。

帝大惊,即问:“此人生长在何方?若何衣冠?称何国号?治天下何如?

基曰:

还是胡人二八秋,二八胡人二八忧;

二八牛郎二八月,二八嫦娥配土牛。

帝曰:“自古胡人无百年之国运,乃此竟有二百余年之运耶?

基曰:

雨水草头真主出,赤头童子皆流血;

倒置三元总才说,须是川水页台阙;

十八年间水火夺,庸人不用水火臣;

此中自己用汉人,卦分气数少三数;

亲上加亲又配亲。

帝曰:“胡人至此,用人水夺火灭,亲上加亲,莫非驸马作乱乎?

基曰:“非也!胡人英雄,水火既济,安享太平,有位有势。时值升平,称为盛世,气数未尽,还有后继。

宝剑重磨又重磨,抄家灭族可奈何;

阉人社稷藏邪鬼,孝弟忠奸诛戮多;

李花结子正逢春,牛鸣二八倒插丁;

六十周甲多一甲,螺角倒吹也无声;

点画佳人丝自分,一止当年嗣失真;

泥鸡啼叫空无口,树产灵枝枝缺魂;

朝臣乞来月无光,叩首各人口渺茫;

一见生中相庆贺,逍遥周甲乐饥荒。’”

帝曰:“胡人到此败亡否?

基曰:“未也!虽然治久生乱,值此困苦,民怀异心,然气数未尽也。

廿岁力士开双口,人又一心度短长;

时俺寺僧八千众,火龙渡河热难当;

叩首之时头小兀, 娥虽有月无光;

太极殿前卦对卦,添香禳斗闹朝堂;

金羊水猴饥荒岁,犬吠猪鸣汨两行;

洞边去水台用水,方能复正旧朝网;

火烧鼠牛犹自可,虎入泥窝无处藏。

草头家上十口女,又抱孩儿作主张;

二四八旗难蔽日,辽阳思念旧家乡;

东拜斗,西拜旗,南逐鹿,北逐狮;

分南分北分东西,偶逢异人在楚归;

马行万里寻安歇,残害中女四木鸡;

六一人不识,山水倒相逢。

黄鬼早丧赤城中,猪羊鸡犬九家空;

饥荒灾害皆并至,一似风登民物同;

得见金龙民心开,刀兵水火一齐来;

文钱斗米无人要粜,父死无人兄弟抬;

金龙绊马半乱甲,二十八星问士人;

蓬头少女蓬头嫁,揖让新君让旧君。’”

帝曰:“胡人至此败亡否?

基曰:

手执钢刀九十九,杀尽胡人方罢休;

可怜难渡雁门关,摘尽李花灭尽胡;

黄牛山下有一洞,可投拾万八十众;

先到之人得安稳,后到之人半路送;

难恕有罪无不罪,天下算来民尽瘁。

火风鼎,两火初兴定太平;

火山旅,银河织女让牛星。

火德星君来下界,金殿楼台尽丙丁;

一个胡子大将军,按剑驰马察情形;

除暴去患人多爱,永享九州金满盈。

帝曰:“胡人此时尚在否?

基曰:“胡人至此,亡之久矣。

四大八方有文星,品物咸亨一样形;

琴瑟和谐成古道,左中兴帝右中兴;

五百年间出圣君。

周流天下贤良辅,气运南方出将臣,

圣人能化乱渊源,八面夷人进贡临,

宫女勤针望夜月,乾坤有象重黄金,

北方胡掳害生灵,更会南军诛戮行,

匹马单骑安国外,众君揖让留三星,

上元复转气运开,大修文武圣主裁,

上下三元无倒置,衣冠文物一齐来,

七元无错又三元,大开文风考对联,

猴子沐盘鸡逃架,犬吠猪鸣太平年,

文武全才一戊丁,流离散乱皆逃民,

爱民如子亲兄弟,创立新君修旧京。’

千言万语知虚实,留与苍生长短论。


 

金陵塔碑文

作者:刘伯温

金陵塔,金陵塔

刘基建,介石拆

拆了金陵塔,军民自己杀。

草头相对草头人。

到尾只是半缩龟,洪水横流成泽国,路上行人背向西。

日出东,日没西。

家家户户受惨凄。

德逍遥,意逍遥,百载繁华一梦消。

(解:指法西斯德国和意大利战败投降。)

红头旗,大头星。

(解:中共的红旗和五角星升起。)

家家户户吊伶仃。

三山难立足,五子齐荣升。

心忙忙,意忙忙,清风桥拆走如狂。

尔一党时我一党。

坐高堂,食高粱,全不计及他人丧。

廿八人,孚众望,居然秧针胜刀枪。

小星光,蔽星光,廿将二人走北方。

去家木,路傍徨,到处奔波人皆谤。

大海落门闩,河广未为广。

良田万顷无男耕,大好蚕丝无女纺。

丽人偏爱将,尔我互相帮。

四水幸木日,三虎逞豪强。

白人诚威武,因心花鸟慌,

逐水去南汗,外儿归母邦。

盈虚原有数,盛衰也有无。

灵山遭浩劫,烈火倒浮涛。

劫劫劫,仙凡逃不脱。

东风吹送草木哀。

洪水滔天逐日来。

六根未净随波去。

正果能修往天台。

二四八,三七九。

祸源种己久。

民三民十民三七,锦绣河山换一色。

马不点头石沉底,红花开尽白花开,紫金山上美人来。

一灾换一灾,一害换一害。

十九佳人五五岁,地灵人杰产新贵。

英雄拔尽石中毛,血流标杆万人号。

头生角,眼生光。庶民不用慌。

国运兴隆时日到,四时下种太平粮。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人逢猛虎难回避,有福之人住山庄。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最后几句的注解(仅供参考,勿要对号入座)

一气杀人千千万,大羊残暴过豺狼。

(解:大羊应指美国一气应指核武器)

轻气动山岳,一线铁难当。

(解:猪流感+海啸+地震+磁场变化)

人逢猛虎难回避,有福之人住山庄。

繁华市,变汪洋。高楼阁,变坭岗。

父母死,难埋葬。爹娘死,儿孙扛。

万物同遭劫,虫蚁亦遭殃。

(解:灾难是全球性无差别的,惨绝人寰!)

幸得大木两条支大厦。鸟飞羊走返家邦。

能逢木兔方为寿,泽及群生乐且康。

有人识得其中意,富贵荣华百世昌。

层楼垒阁耸云霄,车水马龙竟夕嚣。

浅水鲤鱼终有难,百载繁华一梦消。

意可意,是时意。

(解:百年来一切繁华如梦幻泡影,毁于一旦!)

拆去金陵塔,关门自己杀。

(关门,国共内战与中原大战)

日出东,月落西,胡儿故乡起烽烟。

(胡儿故乡,东北满洲是也)

草弓何优柔,目睹江山落夷手。

冬尽江南万古忧,繁华忽见瓦砾丘。

回天一二九,引起白日结深仇,眼见日西休。

(一九四一年十二月九日,美国对日本宣战;最终抗战胜利)


黄蘖禅师诗

作者:黄药禅师

一说:清末黄药禅师伪托唐武宗会昌二年之大乘高僧黄蘖(bò)禅师所作。

其一

日月落时江湖闭,青猿相遇判兴亡,

八牛运向滇黔尽,二九丹成金谷藏。

其二

黑虎当头运际康,四方戡定静垂裳,

唐虞以后无斯盛,五五还兼六六长。

其三

有一真人出雍州,鹡鸰原上使人愁,

须知深刻非常法,白虎嗟逢岁一周。

其四

乾卦占来景运隆,一般六甲祖孙同,

外攘初度筹边策,内禅无惭太古风。

其五

赤龙受庆事堪嘉,那怕莲池开白花,

二十五弦弹易尽,龙来龙去又逢蛇。

其六

白蛇当道漫腾光,宵旰勤劳一世忙,

不幸英雄来海上,望洋从此叹茫茫。

其七

亥豕无讹二卦开,三三两两总堪哀,

东南万里红巾扰,西北千群白帽来。

其八

同心左治运中兴,南北烽烟一扫平,

一纪刚周阳一复,寒冰空自惕兢兢。

其九

光芒闪闪见灾星,统绪旁延信有凭,

秦晋一家仍鼎足,黄猿运兀力难胜。

其十

用武时当白虎年,四方各自起烽烟,

九州又见三分定,七载仍留一线延。

其十一

红鸡啼后鬼生愁,宝位纷争半壁休,

幸有金鳌能载主,旗分八面下秦州。

其十二

中兴事业付麟儿,豕后牛前耀德仪,

继统偏安三十六,坐看境外血如泥。

其十三

赤鼠时同运不同,中原好景不为功,

西方再见南军至,刚至金蛇运已终。

其十四

日月推迁似转轮,嗟予出世更无因,

老僧从此休饶舌,后事还须问后人。


 

步虚大师预言

作者:[清末]步虚大师

昔因隋乱采菩提,误入天台石宝西;

朝饮流霞且止渴,夜餐玉露略充饥。

面壁九年垂大道,指弹十代换新仪;

欲我辟途途误我,天机难泄泄禅机。

云暗暗,雾愁愁,

龙归泥土塑猕猴,三岁孩童三载福;

月下无主水空流,万里烟波一旦收。

君做祖,质彬彬,

万里长虹破浪征,黄鹤楼中吹玉笛;

八方齐唱凯歌吟,旌旗五色换新新。

吉士怀柔,三十年变,岂凡人哉?昙花一现;

南北东西,龙争虎战,七八数定,山川粗奠。

干戈起,逐鹿忙,

草莽英雄将出山,多少枕戈豪杰士;

风云聚会到江南,金陵日月又重光。

瀛洲虎,渡海狼,

满天红日更昏黄,茫茫神州伤破碎;

苍生处处哭爷娘,春雷乍响见晴阳。

细柳营中,群雄豪饮,月掩中秋,酣睡未醒;

双狮搏球,一坠其井,红粉佳人,面靥樱景。

春雷炸,竖白旗,

千万活鬼哭啼啼,石头城中飞符到;

再看重整汉宫仪,东山又有火光照。

日月蚀,五星稀,

二七交加挂彩衣,野人举足迫金虎;

遍地红花遍地饥,富贵贫贱无高低。

二七纵横,一牛双尾,无复人形,日行恒轨;

海上金鳖,玄服律吕,铁鸟凌空,东南尽毁。

红霞蔚,白云蒸,

落花流水两无情,四海水中皆赤色;

白骨如丘满岗陵,相将玉兔渐东升。

盖棺定,功罪分。

茫茫海宇见承平,百年大事浑如梦;

南朝金粉太平春,万里山河处处青。

世宇三分,有圣人出,玄色其冠,龙张其服;

天地复明,处治万物,四海讴歌,荫受其福。

茫茫天数本难知,惟在苍生感太虚;

老僧不敢多饶舌,泄露天机恐被诛。


 

武侯百年乩

作者:[民国]茅山道士


天数茫茫不可知,鸾台暂说各生知。

此次战祸非小可,鸢飞鱼跃也愁眉;

天下生灵西复东,可怜遍地是哀鸿;

尸填沟壑无人拾,血染山河满地红;

天下重武不重文,那怪环球乱纷纷。

人我太阳争北土,美人东渡海波生;

十四一心人发奋,水去西方启战争;

晋有出头宁坐视,中央生草不堪耘;

切齿雠仇今始复,坚固金城壹旦倾;

除非携手马先生,马腾四海似苏秦;

游说辩才世罕有,掉他三寸舌风生;

得与联军说事因,东人首肯易调停。

青天白日由西落,五色旗帜向东生;

二蒋相争一蒋伤,两陈相遇一陈亡;

东土不如西土乐,五羊风雨见悲伤;

水巷仍须是乐邦,诸生不用走忙忙;

钱财散尽犹小事,性命安全谢上苍;

今宵略说言和语,留与明宵话短长。

红日落完白日落,五星灿烂文明国;

中山倾颓草木殃,豺狼虎豹同一镬;

两重火土甚光明,士农工商皆有作;

木子杨花真武兴,小小天罡何足论;

强反弱兮弱反强,王气金陵黯然尽。

故都陕北聚英华,文物衣冠头尚白;

气运南方出豪杰,克定中原谋统一。

佳人绝色自西来,弄权窃国气骄溢;

狐兔成群功狗烹,倒乱君臣谁与匹;

太阳沉去雾云收,万国低头拜弥勒。

治乱循环有定时,根树生枝惟四七;

老人星出现南方,纪念化为公正堂;

西南独立昙花现,飞虎潜龙势莫当。

联军东指同壹气,剑仙侠士有奇秘;

水能克火火无功,炮火飞机何处避;

此是阴阳造化机,意土发明成绝技;

称雄东土运己终,物归原主非奇事;

此时国耻一齐消,四海升平多吉兆。

异术杀人不用刀,偃武修文日月高;

三教圣人同住世,群魔妖怪岂能逃;

可叹草头烧不尽,野外春风吹又生;

官中仗剑除奸佞,白头变作赤头人。

田间再出华盛顿,造福人群是真命;

此人原是紫微星,定国安民功德盛;

执中守一定乾坤,巍巍荡荡希尧舜。

百年世事不胜悲,诚恐诸君不及见;

好修因果待来生,将相公侯前世善;

或是星辰下界来,或是神仙摇一变;

或是前生因果大,当然转世功名显;

山人复对诸君谈,续上前文同一线;

千年万载事悠悠,纵使神仙难预算;

略将一二说君知,酬答诸君还了愿;

山人告别返山川,来年再会诸君面;

诸君各自顾前程,好向灵山勤修炼。

推背图

anzhihe安志合个人博客,版权所有丨 如未注明,均为原创 丨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chegva.com/2516.html | ☆★★每天进步一点点,加油!★★☆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