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打油诗(一)

历史打油诗(一)

道德人文是根本

仁义治国真王道

礼法亦可求霸权

极权暴政最荒谬

                  --2018.09.14


用贪官,杀贪官

  宇文泰是北周开国的奠基者,宇文泰向苏绰讨教治国之道。

  宇文泰问:“国何以立?”

  苏绰答:“具官。”

  宇文泰问:“如何具官?”

  苏绰答:“用贪官,杀贪官。 ”

  宇文泰不解的问:“为什么要用贪官?”

  苏绰答:“你要想叫别人为你卖命,就必须给他好处,他能得到好处是因为你给的权,所以,他为了保住自己的好处就必须维护你的权。皇帝人人想坐,如果没有贪官维护你的政权,那么你还怎么巩固统治?”

  宇文泰恍然大悟:“既然用了贪官,为什么还要杀呢?”

苏绰答:“杀贪官。只有这样才能欺骗民众,才能巩固政权,取得万民拥戴。”

  宇文泰兴奋不已:“愿闻其详。”

  苏绰答:“这有两个好处:其一、消除异己,巩固权力。官不怕贪,怕的是不听你的话。以反贪官为名,消除不听你话的贪官,保留听你话的贪官。这样既可以消除异己。其二、‘杀贪官’是用来驾御贪官的法宝。如果你不用贪官,你就失去了‘杀贪官’这个法宝,那么你还怎么驾御官吏?所以必须用贪官,你才可以清理官僚队伍,使其成为清一色的拥护你的人。”

  宇文泰瞪圆了眼问:“还有什么?”

  苏绰答:“如果你用贪官而招惹民怨怎么办?”

  宇文泰一惊:“ 有何妙计?”

  苏绰答:“祭起反贪大旗,加大宣传力度,证明你心系黎民。让民众误认为你是好的,而不好的是那些官吏,把责任都推到他们的身上,千万不要让民众认为你是任用贪官的元凶。你必须叫民众认为,你是好的。社会出现这么多问题,不是你不想搞好,而是下面的官吏不好好执行你的政策。”

  宇文泰问:“那有些民怨太大的官吏怎么办?”

  苏绰答:“宰了他,为民伸冤!把他搜刮的民财放进你的腰包。这样你可以不负搜刮民财之名,而得搜刮民财之惠。总之,用贪官来培植死党,除贪官来消除异己,杀贪官来收买人心,没收贪财来充实国库(实己腰包),这就是玩权术的艺术。 ”

天下大乱,必有小人

  汉元帝时,石显专权,政治日益紊乱,忠良之士陆续遭到迫害,可是,元帝完全被石显所蒙蔽,丝毫没有察觉石显的奸诈。

  一次,京房参与元帝的宴会,瞄准一个机会,他和元帝展开了一番对话:

  “敢问陛下,周幽王周厉王为什么会败亡呢?他任用的人是谁?”

  “君主不明察,臣下很奸佞狡黠,所以最终败亡”。

  “是不是君主明明知道是奸佞还用,还是以为那些奸佞小人很贤良才用他?”

  “当然是以为他们很贤良!明明知道是奸佞,谁会用?”

  “那么,为什么现在知道那些人不是贤良之士了呢?”

  “那是因为当时政治混乱君主的地位很危险,所以才知道。”

  “按照这个逻辑,任用贤良之士,天下必然大治,任用奸佞小人,天下必然大乱,这简直是一定的!那么周幽王周厉王为什么不改弦易辙求取贤良?为什么任用奸佞小人一条道走到黑呢?”

  “面对混乱局面的君主,都认为他任用的人很贤良,如果他们能认识到这一点,天下哪里还有灭亡的君主呢?”

  “齐桓公秦二世也曾经笑话周幽王周厉王,可是他们还是任用刁竖赵高,乃至于政治崩乱,盗贼横行,他们为什么不借鉴周幽王周厉王,为什么不觉悟?”

  “只有有道之君极其聪明的人才能以史为鉴预知未来”。

  京房于是脱掉帽子,跪下对元帝磕头行礼,然后郑重的对元帝说:

  “自从陛下您即位以来,各种异常的自然现象层出不穷,政治动荡混乱不已,到处都是盗贼,禁止不了,陛下您看,现在是天下大治?还是天下大乱?”

  “当然是混乱已极!还用说?”

  “那么,现在您用的是谁?”

  “是啊!现在的局面比周幽王、周厉王、齐桓公、秦二世时更危险,我还以为没有刁竖赵高那样的小人呢?”

  “前世的那些覆亡之君,都像您现在想的一样!恐怕后人看今天,就像今天看前世一样啊!”

   元帝沉默良久,才问:

  “现在制造混乱的是谁?”

  “您是英明的君主,自己应该知道”。

  “不知道,我如果知道,怎么还用他?”

  “您最信任的是谁?天下大事您都和谁商议?人事升迁都由谁决定?”

  很明白,京房说的就是石显,这个时候,元帝再愚蠢也知道了,元帝对京房说:“我明白了,你退下吧”。

  元帝明白是明白了,可是他依然故我,到死都没有动石显。

欲治其国,必先除刺

  朱元璋要杀宋濂,而太子朱标要为自己的老师求情。

  朱元璋望着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当真看不出来朱标有哪一点象他,原本不快的心情更是被弄得一团糟。转而朱元璋想到李越前为了宋濂而劫天牢,楚春城也为了宋濂离他而去,现在竟然太子也为了宋濂来向他求情。宋濂这个老头的能耐可还真不小,如今被关在天牢里也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一旦把宋濂这个老家伙放出来,那还得了。即使他先前曾经动过释放宋濂的心思,到了此时,他却断了这个念头,说什么也要置宋濂于死地!他寒着脸,冷冷地道:“宋濂是胡党,罪在不赦!任何人替他求情也没用,即使你身为太子也不行!”

  朱标却一点也不体谅朱元璋的心境有多差,仍是不依不饶地道:“儿臣可以用身家性命担保宋老师不是胡党,万望父皇法外开恩,饶过宋老师。”

  “你用身家性命为宋濂那老头子担保?”朱元璋暴躁地道,“宋濂不过是当了你几年的老师,你就同他这么亲?我告诉你,你越是替他求情,我就越是不会放过他。”说完朱元璋游目四顾,径直走入花丛中扯出一根荆棒来,扔到朱标的面前:“你把这根棍子给我拿起来。”

  朱标见荆棒之上满是倒刺,手微微动了一下,终究没敢伸出去拿那根荆棒。朱元璋冷笑一声:“你看看你,你连一根荆棒都不敢拿,你还能干什么事情?为父现在做的事情,就是替你把荆棒上的倒刺去除干净,好让你安安稳稳地坐江山。宋濂、刘伯温、胡惟庸这些人都是乱世豪雄,一世英杰,他们一旦联起手来足以改天换地,你明白不明白?而你呢,你生性柔弱,又怎么能是他们这些老家伙的对手?朕作了这么多事情还不都是为了你吗?你好好想想吧!”

anzhihe安志合个人博客,版权所有丨 如未注明,均为原创 丨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chegva.com/3026.html | ☆★★每天进步一点点,加油!★★☆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