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本武藏一生简介与《独行道》

宫本武藏一生简介


宫本武藏生於天正十二年,即公元一五八四年,三月二十七日,卒於正保二年,

即公元一六四五年,五月十九日,壽六十一。

由於生在當時日本的美作國吉野郡讚甘庄宮本,因此,新免武藏在世時,就

自稱、被叫做宮本武藏。他就是被日本已故當代名作家吉川英治寫成小說「宮本

武藏」,爾後被搬上電影的主角。

  因留給後人的史實資料太少,以致於日本研究新免武藏人士,對他父親逝世

之年,他母親究竟是誰等,皆無法弄清,所以,藉此機會,我將他的出生,特地

寫出。

  新免武藏的父親,原名叫平田武仁,當時日本美作國吉野郡讚甘庄宮本人,

於新免武藏六歲那年,即天正十八年,公元一五九〇年,四月二十八日逝世,壽

五十一。平田武仁,因在他二十六歲那年八月,娶當地奉祿五千石的竹山城第二

代城主,伊賀守新免宗貞的獨生女,當年二十九歲之新免於政為妻,且其十手術

(以「十手」為兵器的武功)為當時竹山城羣城中第一,所以,在他結婚當天,

他岳父新免宗貞,才叫他以新免為姓,且改名為無二齊。於是,那一天起,他就

改其姓名為新免無二齊了。

  新免武藏的母親,乃當時日本播州佐用郡平福,築砦據守的當地豪族,別所

左門林治的獨生女別所率子。播州和美作國相隣。天正六年,即公元一五七八年

元月,別所左門林治被山中鹿之助幸盛奇襲,因而即帶其獨生女別所率子,亡命

美作國,而藏身於新免無二齊家中。當時,新免無二齊和其妻新免於政之間,已

生兩個女兒,長女新免銀十一歲,次女新免加代七歲。在新免無二齊家藏身四年

餘,欲潛回平福時,別所左門林治感新免無二齊之恩,而將其獨生女別所率子,

嫁給了新免無二齊為妾。當年,別所率子十九歲。

  新免無二齊之妻新免於政,在她四十八歲那年三月四日病逝。而在該月二十

七日晨,新免無二齊之妾別所率子,生了新免武藏。由於新免於政逝世,她所生

的兩個女新免銀和新免加代,便由新免武藏的母親別所率子,看顧她們。新免銀

,大新免武藏十七歲,新免加代,則大十三歲。

  在新免武藏六歲那年的四月二十八日,他父親新免無二齊病逝。因此,他的

異母姐姐新免銀與新免加代,便由她們的外祖父,竹山城主伊賀守新免宗貞,接

回城中撫養。隨後,新免武藏的母親,也帶新免武藏,返回了播州佐用郡田住她

父親處。因新免武藏的外祖父別所左門林治,從新免無二齊家潛回平福後,便移

居田住,並改姓為田住了。

  新免武藏九歲那年八月,他母親別所率子,因當地頗有學問之士,田住政久

很愛慕她,經不忍心看她年紀輕輕就守寡的父親催促,終於帶了新免武藏,重嫁

給田住政久。當年,田住政久四十八歲,於四年前喪偶。新免武藏出生後,他父

親新免無二齊給他取的名字,是弁助,「武藏」二字,乃他母親重嫁田住政久為

繼妻後,田住政久覺得「弁助」二字不雅,才給他改為武藏的。

  新免武藏十一歲那年秋天,他母親別所率子病逝。爾後,其繼父田住政久,

便對他非常冷漠起來。因他繼父認為「孺子不可教」,而又不是他自己親生的。

於是,新免武藏挨不起繼父之冷漠,心中藏着他母親在世時的慈祥笑容,在他十

一歲那年十一月十一日的害冷深夜,偷偷地離開了他認為不是他的家的家,而走

進,由四十九年六個月八天的漫長歲月綴成的,那孤獨、嚴厲「獨行道」中。

  從那一天起,盡其餘生,新免武藏沒再洗過澡,且畢生未娶。在那漫長的四

十九年六個月八天裡,他只一心一意地以天地為師,以和當時的著名劍客、武師

比試為驗,以書、畫、禪、茶為助,將他的生命投入劍中。他一生歷六十三戰而

皆勝,他的畫,後來被國家存為國寶,他將他時時在自勵的二十一項,寫下「獨

行道」,而將他畢生所悟,著成「五輪書」,將劍術昇華為劍道,留取「劍聖」

之名。

  新免武藏,在他二十歲那年三月八日,於當時的京城京都,和曾當過將軍家

劍術教師之名門,「室町兵法所吉岡憲法大道場」道場主,吉岡清十郎比試,地

點在其大道場。同年四月十三日,又和欲雪其兄吉岡清十郎,一合即被廢右上臂

而認輸之恥的吉岡傳七郎,於蓮台寺庭院比試。當時,新免武藏並未抽出木劍,

僅空手以赴,一合就奪取了吉岡傳七郎手中木劍,而將他的右肩打碎,使他當場

斃命。於是,為了報復,室町兵法所吉岡憲法大道場門生,便擁當年十三歲的吉

岡清十郎傳嗣吉岡又七郎,向新免武藏挑戰。結果,在同年八月一日,於京都北

郊一乘寺附近一棵大松樹下,吉岡一門約七十人,便依眾及槍,準備必殺新免武

藏。然,却被新免武藏,一劍殺死了吉岡又七郎,安然無恙地離開該處。這三戰

,使新免武藏揚名全國。

  新免武藏,在他二十八歲那年四月,向當時,在豐前小倉藩當教師的巖流(

劍法門派之名)佐佐木小次郎挑戰比試。當年,佐佐木小次郎三十七歲。結果,

獲得了小倉藩主細川三齊忠興的准許。比試地點,在船島,即現在日本國關門海

峽中,靠近下關之一小島。時間是慶長十七年,即公元一六一二年,四月二十一

日辰時。當天,新免武藏自下關坐小船到達船島的時間為巳時,即約現在,當地

時間上午十時半。當時,佐佐木小次郎已上船島二小時又四十分鐘。新免武藏一

生,一和人家比試,則從挑戰對方或接到對方之挑戰該時刻起,便發揮出他的最

大生命力,在做有關比試之事。他深知佐佐木小次郎的最大缺點,即沉不住氣;

且其門人眾多,比試結果,倘若他贏,則其門人必不罷休,而將會在他返回本島

中途截闘他。這樣,他雖然無所懼,然,將帶給助他撮成和佐佐木小次郎比試之

恩人,小倉藩家老(藩主的首要幕僚)長岡佐渡麻煩,所以,為了避免無謂干擾

,他必須比試一完,便盡速地返回本島。這兩個理由,使新免武藏要和佐佐木小

次郎比試時,有意地遲到了。因他估計,他要離開船島時,海水剛好開始退潮,

這樣,他的船才回得快。

  在那場比試中,新免武藏未用真劍,他用在赴船島小船中,削自船夫佐平要

到的舊櫓而成的木劍。原因乃佐佐木小次郎和他無仇,且是一位難得的劍界天才

,他不希望佐佐木小次郎,因那次比試而致死。他絕非懼怕佐佐木小次郎的劍特

長,令他失利。

  新免武藏的船,靠近船島時,佐佐木小次郎已站在灘上等他。因此,船未靠

岸,新免武藏便踏進淺灘水中,一步一步地走近了佐佐木小次郎。佐佐木小次郎

一看他下船走來,就疾迎着他走進水中。新免武藏看他如此,即走最短距離,急

上灘上。佐佐木小次郎眼看自己反而在水中,而新免武藏却在島上,便大怒而開

口罵說:「新免武藏!是怕了嗎?現在是甚麽時刻,你怎麽才到?又在耍令人等

得心急的兵法了?」。新免武藏却一語不發,只靜靜地站在那裏看着他。看他不

言,佐佐木小次郎的右手,就握住了斜掛在他背上之劍,露出他右肩上的劍把。

此時,新免武藏的雙肩微微鬆下,握着舊櫓削成的木劍之右手,加上了力。兩人

相隔的距離,約三公尺。瞬間,佐佐木小次郎即衝出、下蹲,特長名劍出鞘,劍

鋒向上,向其右上方疾揮斬新免武藏之臉。新免武藏亦在那瞬間,身體躍上左上

方,右手木劍,向其右下方揮擊佐佐木小次郎之頭。比試就這樣結束。佐佐木小

次郎的口角流出鮮血,臉色變白,徐緩地曲倒灘上。新免武藏靜站在離他約兩公

尺處,看着他倒下。約過半分鐘後,新免武藏才走近佐佐木小次郎,用左手測其

鼻孔是否還在呼吸。曉得他已斷氣,新免武藏的雙眼便滾出淚珠,因他很清楚,

他有生之年,再也不能遇到,像佐佐木小次郎那樣高手。他慢慢地站起,轉身遙

向檢使役(等於裁判官)行禮後,急速地走向停在淺灘等他的小船。上船後,他

很莊重地對船夫佐平說:「這枝木劍,給你留作紀念。」,說後即將木劍放在船

中,而將原先放在船中的他的大小佩劍,插在腰間。他離開小船,到重回小船的

時間,約八分鐘。

  新免武藏在他四十歲那年,即寬永元年,公元一六二四年八月,於正法寺原

一間茅屋,收當年十一歲的孤兒伊織為義子。那天下午,新免武藏因口渴,在荒

野中只找到那間茅屋,想進去要一杯水止渴,而看到伊織一個人,孤單地坐在那

茅屋簷下發呆。問起他的家人,伊織便告訴新免武藏說:他從小就沒有母親,父

親又最近過世,而他已將他父親屍體拖出,埋在茅屋後方。爾後,他便天天吃草

根、樹芽過日子。新免武藏聽他的話後,鼻子一酸,就把他摟在懷裡。於是,便

收下了他做義子,給他姓宮本,帶他一起到處漂泊,教他劍法、做人。新免武藏

雖然一生未娶,但却把他的深深父愛,全部給了伊織。這是畢生沒嘗過父愛的他

,深切地體驗到父愛對一個人,是多麽重要,而不忍心伊織像他般,長年於心底

廻盪着常人難以挨受的孤寂所致。

  新免武藏,非常喜愛孤兒。在他五十歲以前,每逢孤苦零丁的小孩,他就帶

回其寓所養他幾天,爾後,要離開那地方時,便託他宿住的旅館老闆,收那孩子

當雜役,或挨戶託當地住民,收留那孩子。新免武藏愛孤兒,沒有其他理由,只

因為他從孤兒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

  新免武藏於他五十六歲那年的八月十七日,到熊本,做當時奉祿五十四萬石

的大藩,肥後藩主細川忠利的客分(即現在的顧問)。細川忠利,當年五十四歲

,他即是從前准許新免武藏和佐佐木小次郎比試的,小倉藩主細川三齊忠興的兒

子,乃細川家第三代。他是在新免武藏四十八歲那年十月,才被轉封到肥後藩的

,他是新免武藏六十一年人生的唯一知音,為當時諸侯中,文武皆最出色之人物

,尤其是他的好武,是當時諸侯間聞名的。他愛新免武藏,他尊敬新免武藏,自

從新免武藏勝佐佐木小次郎那天起,他心中,便時而浮出「宮本武藏」這個名字

。可是,他不敢奢望新免武藏成為他的家臣,因他深深地覺得,那等於在高攀。

他只希望有朝一日,新免武藏能和他相聚,能生活在他周遭,使他有機會瞻仰其

高姿豐彩,有機會薰沐他那一代劍客之高風。所以,當他派遣他的書院組頭(即

藩中負責銓敘工作之職位)岩間六兵衛,到小倉宮本伊織家,拜訪當時暫居在其

義子宮本伊織家之新免武藏,傳言他很希望新免武藏長居熊本,爾後,獲新免武

藏寫給他的取次役(即人事官)坂崎內膳的信說,願意到熊本時,他便高興得掉

下眼淚了。

  然而,好景不長,細川忠利,却在新免武藏定居熊本翌年,三月十七日病逝

。新免武藏失此平生唯一知己,其哀痛到了極點。於是,他便閉門獨居,與世隔

絕,默遊於書、畫、禪、茶中。爾後,在他五十九歲那年十月十日,下午約五時

,進入城外岩殿山靈巖洞,於當天夜晚約十時,起筆著「五輪書」,將他畢生所

悟的劍之含蘊寫出,以流傳後世,而在他六十一歲的二月十九日,完成「五輪書

」。接着,於同年四月十九日正午,將他從十七歲那年四月起,作以自勵,直到

二十九歲那年八月,方覺得不必再加項目,而將它命名為「獨行道」之二十一項

寫下。他在靈巖洞期間,皆由肥後藩臣給他準備飲食物,及其所需。然而,自同

年五月十四日起,他就不要他們到靈巖洞了。前一天他告訴他們說,他要禪定七

天,希望他們二十一日,才再到靈巖洞來看他。

  當時,新免武藏的身體,非常虛弱,已呈病態。雖然,肥後藩臣們看他那狀

態,而擔心他的身體,但皆聽從了他的話。因為他們心目中,新免武藏等於他們

的已故藩主細川忠利,沒有人想拂逆其意。

  就在他開始禪定七天的第六天深夜,新免武藏,孤孤獨獨地在靈巖洞中,與

世長辭,直歸返天上界的家。時正保二年,即公元一六四五年,五月十九日。

                                ——节选自蔡肇祺


临终之辞:独行道(どっこうどう)



        一、世々の道をそむく事なし。
  (不违背人世常理。)
  一、身にたのしみをたくまず。
  (人生不求享乐。)
  一、よろすに依怙の心なし。
  (万事不依赖他人。)
  一、身をあさく思世をふかく思ふ。
  (轻自我重世人。)
  一、一生の间、よくしん思はず。
  (平生不思欲心。)
  一、我事におゐて後悔をせず。
  (自身之事皆无悔。)
  一、善悪に他をねたむ心なし。
  (绝不嫉妒他人。)
  一、いつれの道にもわかれをかなしまず 。
  (分道扬镳之时亦不伤悲。)
  一、自他共にうらみをかこつ心なし 。
  (己事也好、他事也好,皆不抱怨。)
  一、れんぼの道思ひよるこヽろなし 。
  (不沉迷于恋慕之情。)
  一、物毎にすきこのむ事なし 。
  (诸事无偏好。)
  一、私宅におゐてのぞむ心なし 。
  (自宅不求豪华奢侈。)
  一、身ひとつに美食をこのまず 。
  (粗茶淡饭不贪恋美食。)
  一、末々代物なる古き道具所持せず 。
  (不占有本应世代相传的古物。)
  一、わが身にいたり物いみする事なし 。
  (不做有害自身的事。)
  一、兵具は各别よの道具たしなまず 。
  (兵器不求无谓的极品。)
  一、道におゐては、死をいとはず思う。
  (为了道不惜一死。)
  一、老身に财宝所领もちゆるなし 。
  (老来不贪财。)
  一、佛神は贵し、佛神をたのまず 。
  (敬佛神而不求之。)
  一、身を舍ても名利はすてず 。
  (身可死,武士之名不可弃。)
  一、常に兵法の道をはなれず。
  (不离武道。)
                                                                                                   ▼官本武藏剑与禅
anzhihe安志合个人博客,版权所有丨 如未注明,均为原创 丨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chegva.com/2603.html | ☆★★每天进步一点点,加油!★★☆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