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格瓦拉与自由精神

前言

在中国提到切格瓦拉,相信很少有人了解过,特别是像我这个年纪的一批人。在这个繁杂的年代,太多人像我一样都在毫无目的的向外驰骋,浮躁的内心却总不能平息,偶尔于电视媒体上匆匆的一瞥,似与他相识,而又擦肩而过。

但在几十年前,当中国正处于风起云涌的年代,在拉丁美洲那块遥远的土地上也有一群青年才俊者正在开始书写一段传奇 ,历史的年轮轰轰流转,留给世人只有无尽的唏嘘与寂寞,人们容易遗忘的是一种精神,而不是物质与空虚。

相识切格瓦拉是在一家旧书店,当在几百本老旧的书中看到那双忧郁而深邃的眼神时,我毫不犹豫的带走了它。尔后熟读之后才发现,我们已相见太晚。仅以此文献给切格瓦拉,献给还在为自由奋斗的人!

切·格瓦拉

切·格瓦拉(西班牙语:Che Guevara,1928年6月14日-1967年10月9日),昵称切(El Che或Che),本名埃内斯托·格瓦拉(Ernesto Guevara),出生于阿根廷。他是古巴革命的核心人物之一,社会主义古巴、古巴革命武装力量和古巴共产党的主要缔造者及领导人,著名的国际马克思主义革命家、军事理论家、政治家、医生、作家、游击队领导人。古巴革命胜利后,他被授予古巴公民身份,担任古巴政府高级领导人,后辞去职务,离开古巴到刚果(金)、玻利维亚进行反对帝国主义的游击战争。他离开古巴的原因有不同的解释,主流看法称他是自愿离开古巴继续革命,也有资料显示他是被迫离开,因为卡斯特罗与切·格瓦拉在对中苏交恶的看法上存在分歧。自切·格瓦拉死后,他的肖像已成为反主流文化的普遍象征、全球流行文化的标志,同时他本人也成为了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的英雄和世界左翼运动的象征。

切·格瓦拉与自由精神

了解他(一个悲伤浪漫的征人)

  切·格瓦拉-维基百科

《切·格瓦拉传上下部》百度网盘高清分享:【下载链接

《切·格瓦拉画传》 山东画报出版社  【购买地址

切·格瓦拉与自由精神

●切·格瓦拉年谱●

  • 诞生阿根廷

1928年6月14日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市。父亲为马黛茶种植园主。 
1930年5月,首次发哮喘病。 
1936年西班牙内战爆发。由于舅舅科尔多瓦·伊图布鲁是《评论》日报的战地记者,埃内斯托·格瓦拉由此首次接触政治。 
1945年进入布宜诺斯艾利斯国立大学医学系学习,并结识蒂塔·因方特。
1951年12月29日,与阿尔贝托·格拉纳多共骑一辆摩托车漫游拉丁美洲,先后到达智利、玻利维亚和秘鲁,后来又乘木筏到达哥伦比亚,后又到委内瑞拉。 
1952年8月31日,结束漫游返回布宜诺斯艾利斯并参加大学期末考试。 
1953年6月12日,大学毕业并获医生证书。
7月12日,乘火车抵达玻利维亚。
12月20日,途经哥斯达黎加抵达危地马拉,停留9个月,结识了秘鲁女青年伊尔达·卡代亚。后经她介绍认识了古巴"7月26日运动"流亡人员尼科 ·洛佩斯,该人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切"。
  • 相遇墨西哥

1954年在美国雇佣军推翻哈科沃·阿本斯政府之后,离开危地马拉赴墨西哥。 
1955年7月,在墨西哥结识菲德尔·卡斯特罗,并决定参加卡斯特罗的起义军远征古巴。
8月18日,与伊尔达·卡代亚结婚。 
1956年2月15日,女儿小伊尔达出生。
4月,与古巴人一起在墨西哥 参加军事训练。
6月24日,与卡斯特罗及其他古巴流亡者们一起,被墨西哥当局关进米格尔·苏尔兹监狱。
7月31日,与卡斯特罗等古巴流亡者一起出狱并继续参加军训。
11月25日,作为82名起义者中的一员,乘"格拉玛"号游艇从墨西哥出发前往古巴。
  • 激情澎湃的古巴

1957年1月17日,率起义军攻占拉普拉达。
5月28日,攻占乌维罗。 
7月21日,晋升为少校并任起义军第四纵队司令。
8月30日,攻占埃尔翁布里托。
11月,创办《古巴自由报》。 
1958年12月,与战友阿莱达·玛尔奇相识。
12月31日,率部队攻占圣克拉腊。 
1959年1月4日,率部队进入首都哈瓦那。
1月21日,伊尔达·卡代亚偕女儿小伊尔达抵达哈瓦那,两人决定离婚。
2月7日,获得古巴国籍。
3月, 参加《土地改革法》的起草工作。
6月2日,与阿莱达·玛尔奇结婚。
10月8日,任全国土地改革委员会工业司司长。
11月26日,任国家银行行长。 
1960年4月,《论游击战》一书出版。
8月8日,出席首届拉丁美洲青年代表大会。 
1961年1月3日,美国宣布与古巴断绝外交关系。
2月23日,任工业部部长。
4月17日,美国雇佣军入侵猪湾。率部队驻守比纳尔德里奥。 
1962年5月20日,儿子卡米略出生。
8月26日,出访莫斯科和布拉格。
8月31日,在克里米亚与赫鲁晓夫共同签署在古巴建立核导弹基地的协议。 
10月,发生"导弹危机",率部队驻守比纳尔德里奥。 
1963年4月,母亲塞莉娅因宣传古巴的"罪名"遭阿根廷当局关押。
6月14日,女儿塞莉娅出生。 
1964年3月,率代表团访问瑞士、法国、捷克和阿尔及利亚。
11月4日,出访莫斯科。
12月11日,率代表团出席联合国大会。
12月18日,出访 非洲各国。 
1965年2月2日,出访中国、法国、阿尔及利亚、坦桑尼亚和埃及。
2月24日,儿子埃内斯托出生。
2月25日,在阿尔及尔大会上发言,批评苏联集团不帮助世界人民的解放斗争。会后顺访刚果、埃及和布拉格。 
3月31日,交给卡斯特罗辞行信,信中宣布辞去在古巴的官衔和古巴公民资格。
  • 迷失在刚果

1965年4月1日,化名拉蒙·贝尼特斯斯离开古巴。
4月24日,与古巴志愿人员一起进入刚果。
5月19日,母亲塞莉娅病故。
6月,在刚果的游击队开始活动。
10月,菲德尔·卡斯特罗在古巴共产党成立大会上公开宣读了格瓦拉的辞行信。
11月22日,古巴游击小组撤出刚果。 
1966年1月,阿莱达·玛尔奇赴坦桑尼亚探望格瓦拉。
3月,秘密抵达布拉格。
7月,从布拉格秘密返回古巴。
  • 玻利维亚受难曲

1966年11月3日,以美洲国家组织观察员身份进入玻利维亚。
11月7日,由玻利维亚首都拉巴斯去年卡瓦苏游击队营地,并开始记日记。
11月31日,与玻利维亚共产党总书记马里奥·蒙赫会晤,未得支持。 
1967年3月15日,两名玻利维亚游击队员开了小差,玻利维亚政府军获得游击队的可靠情报。
3月19日,返回年卡瓦苏营地。塔尼亚、雷吉斯·德布 雷和希罗·布斯托斯也到达营地。
4月,游击队与政府军交火并获得较大胜利。哈瓦那公开发表格瓦拉致"三大洲"会议的贺信。
4月3日,为躲避政府军的包围,将游击队分成两个分队,华金率领第二分队。
4月20日,政府军抓获雷吉斯·德布雷、希罗·布斯托斯和乔治·安德鲁·罗思。
8月14日,政府军入年卡瓦苏的游击队营地。
8月31日,华金率领的第二分队在瓦多德尔耶索遭政府军伏击,全体人员遇难。
10月8日,格瓦拉被政府军击伤并被捕。
10月9日,玻政府和中央情报局勾结,下令杀害了格瓦拉和另外两名被俘的游击队员。
10月18日,100万古巴人民在哈瓦那庄严哀悼格瓦拉。 
1997年7月12日,古巴法医小组终于在瓦耶格朗德合葬墓坑内找到了格瓦拉的遗骸,并于当天运回哈瓦那。

我理解的自由精神

首先,自由不是自私,而是要尊重,理解他人。现在很多人都把自由当成了自私,以为我要怎样就怎样,我爱怎样就怎样,你管不着,其实这是一种很自私的表现,现在看新闻,时不时就有年轻人自杀,这是自由吗?这不过是极端自私的表现而已,自杀得不到所谓的解脱,反而给亲人带来了精神的枷锁,这是懦弱逃避的表现。为什么如今会有这么多乱象?因为很多人把目光都集中在了狭隘的自我中心上,只为满足自我的欲望,看到想要的就拼命抓取,看到排斥的就拼命逃避,更多时候表现的是一种昏昏沉沉自作聪明胆小怕事的状态,曾经的我也是如此,而如今的我却感到羞愧,为了获得身心的自由,我们必须做出反应与改变。自由和自私虽然只有一字之差,实则天壤之别。真正的自由是建立在自我反省,自我约束,自利利他的条件上的,它不是散乱,而是遵循着某种规则。自由每个人都可以无条件拥有,但需从自我改变做起,然后才能有能力向周围扩散,尊重自己也尊重他人,与周围环境始终保持一种调和的状态。在追求自由的过程中,始终保持一种明觉的状态,不侵害他人的自由,彼此独立而又相互尊重理解,这才是真正的个人自由。

其次,自由不是追求自我满足与享乐,而是要学会感恩与不断超越。某些人当物质自由、权力自由得到解放时,就开始耽于享乐,内心的欲望于是开始膨胀,拥有了很多东西却又不感到满足,这样的人是贫穷的,因为实际的物质根本填补不了空虚的内心,更何况妄想平息良心上受到的谴责呢。当一个人自我膨胀的时候,就容易堕落,喜欢给他人制定规则,借以展示自我的我是,我能,我慢,虚荣,然后用他所谓的自由去限制他人的自由,你们得按我设定的这样干,我就是权威。这种夜郎自大,固步自封的表现实则是把自己和他人圈在一个小圈子里,称王称霸与自由精神是毫不符合的,这是一种退化的表现,也是阻碍自我与他人发展的障碍。自由是一种去恶从善,不断超越进取的力量,当别人被压迫,奴役的时候,你能给他们带来自由,而不是为了权力,财富,一已之力去投机取巧,这样的人才是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当你成功了你也不会把功劳归根于自己,让他人来称赞你,膜拜你,以突显自我的伟大。一个人之所以成功是有很多外在因素促成的,天地父母养育了你,朋友爱人关心了你,同事工作帮助了你,社会环境培育了你,所以人要学会感恩,要存有敬畏之心,真诚之心,这样你的视野才不会局限,才不会被野心,欲望引入歧途。学会感恩你就会发现,你不再是孤独与自私的,你会改变自身不合理的现状,你也会改变周围不合理的现状,你会想着奉献自己仅有的光和热,你在自我提升的同时,也在和他人,社会一起不断超越进步。

自由,不是自私,只是为了改变不合理的现状。拒绝平庸,拒绝堕落,拒绝安于现状,以一种开创、进取的精神,在自我救赎的过程中完成对他人的救赎,以及对个人、社会、世界的改造,这是一种向前发展,向上提升的力量。这是我对自由的一点见解,也是了解切格瓦拉之后,从中领悟到的自由精神。

个人的自由是要以团队集体的自由为准的,因为人是群居动物,而团队的自由不能限制压迫个人的自由,只有个人自由和团队自由得到调和,才会和谐发展,才不会充满暴戾之气。极权、暴政、专治、都是灭绝自由的行为,也是灭绝人性的行为,这是一群人欲望与野心膨胀的结果,秦始王幻想一世、二世...以致万世,汉武帝平息边境动乱后以为从此汉朝基业可以永垂不朽,然而这都只是一厢情愿而已,做一件事前要问发心,是不是在为了满足自我的欲望,在玩弄,利用他人。奴役民众,奴役他人怎么会有好结果呢,能得民心是你给了民众美好的生活,给了他们自由发展的空间,给了他们对未来的憧憬与希望,然后他们心甘情愿为团队为集体创造价值,共同提升。一个家庭如此,一个公司也是如此,一个国家就更不用说了。家长要引导孩子走向自由,而不是自私,领导要引导员工踏实工作,努力创造,而不是投机取巧,坑蒙拐骗。所谓"朕躬有罪,无以万方;万方有罪,罪在朕躬",出了错会找自身原因,会总结经验,然后好好带领团队前行,不会让跟着你的人往坏的方面发展,向下发展。这样的人才是一个合格的领导,才能领导大家前行。所谓天子,天生万物而忽撄之,就是说让你当天子,是天命所赋,让你像天一样好好照顾天下的子民,让他们好好生长,而不是压迫他们,让他们不得好活,否则天命一变,管你有多牛,就有一股摧枯拉朽的新生力量代替腐朽的力量,这不是危言耸听,这是历史的经验。天子者,有道则人推而为主,无道则人弃而不用,诚可畏也。故天子一硅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权力越大,肩上的担子越重,不是有权了就可以胡作非为,而是人心似流水,上边一放纵,下边就随波逐流,然后彼此两极分化,不相交通,政令就不会好好的执行,因为大家已经对领导者失去了信任。人心一乱,团队就会乱成一锅粥,彼此设防,尔虞我诈,残暴乱象之事盛行。所以一个团队一个集体有变坏的趋势,就要下大力气扭转,社会充满纷争的时候,就要有大魄力者来解除纷争,”和其光,同其尘,挫其锐,解其纷“,一个团体是要有凝聚力的,而纷争与冲突是要调解的,而不是以暴治暴。

切格瓦拉不是一个伟人,也不是一个十分杰出的领导者政治家,但他所代表的是一种自由精神,一种不甘于享乐,不甘于现状,拒绝平庸与压迫的精神,当然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圣人,伟人,英雄,这些都是后人为了满足自我崇拜的虚荣心而幻想的梦幻泡影。在很多时候盲目的崇拜甚至让人异化了本来的可贵精神,释迦牟尼的学说是多么伟大,而现在很多不明事理的人每天拜来拜去又有什么意义,幻想一个超级大力神来帮助自已逃避现实逃避责任,而不是自我去反省,去修行,去调和,装神弄鬼于已于人何益。再看看现在社会所提倡的成功学,真不知道倡导这个又有什么意义,成功者的经历能复制吗?成功者的机遇你能逮到吗?成功学是留给那么守株待兔的幻想家,画的大饼又有多少变成了现实?人们更多观注的只是他们所代表的财富以及社会地位而已,很少有人会体会他们创业时的艰辛,媒体一味的提倡只是让人相互侵诈,幻想投机而已,又有几人真正成功了?钱多地位高权力大就代表成功吗?很多人现在都没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了!

所以我们需要切格瓦拉的这种自由精神,要有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勇气。这点孔子做到了,切格瓦拉做到了,释迦牟尼、耶稣基督等等都做到了,明明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孔子还是去六国游说自己的政治理想,以期为穷人争取利益;明明众生难渡,佛菩萨们还是不舍众生,慈航救世,帮世人解除身心的烦恼;耶稣的伟大在于他用自己的血证明自己只是个凡人,他在为世人赎罪;而切格瓦拉呢?他只是众多革命者中的一个,但他与众不同的是没有选择安于现状与平庸,更没有选择做恶,他全生命投入革命,最后选择用革命来终结自己的生命与理想,他只为证明革命是不朽的。所以这个世界并没有那么多的革命者,也没有那么多的救世主,也没有那么多的成功者,我们不要因为众人的盲目崇拜,而异化了他们,我们要继承的是这种可贵的精神,然后用它指引我们前行,这才是价值所在。

不了解切格瓦拉的人,崇拜他,
了解他的人,爱他,
让我们面对现实,让我们忠于理想,
缅怀这位20世纪最后的征人。
最后以一首切最喜欢的诗结尾吧!

切·格瓦拉与自由精神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把我們繫住

沒有什麼東西可以把我們綁在一起

我喜歡海員式的愛情

接個熱吻就匆匆離去

我要走

我心裡難受

可我心里總是難受

 --《聶魯達‧海員》

anzhihe安志合个人博客,版权所有丨 如未注明,均为原创 丨转载请注明转自:https://chegva.com/309.html | ☆★★每天进步一点点,加油!★★☆

您可能还感兴趣的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